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r 28 Wed 2007 14:12
  • 模式

2007/3/18(日)第四期第十次

         為了考試商情大家將這次的讀書會調到這一天,沒想到記錯時間,還是跟考試沖到了,還好考試考到下午兩點半,考試結束後快快趕到讀書會現場。 
     
        沒想到在公車站碰到海泙,她依舊很悠閒的帶著Walkman在等車,一見到我還問我:你怎麼遲到阿!我..我..我..原來有些事情真的是別人不一定會記住的。我說:我今天考試,剛剛考完,你怎麼遲到阿?她說:我忙公事阿,剛才結束。才以為應該我們兩個是最後的,轉進巷子口,看到Even在麵包店,Even:今天心情不好所以請你們吃蛋糕。這真是個請客的好理由阿!

        到了讀書會現場,剛好中場休息時間,看到大家正在說說笑笑的,還有剛從北非回來的小芬也帶了撒哈拉沙漠的沙子回來,跟大家say hello後,先到廚房到杯水,卻有種容不進去大家的感覺,想想也許是因為考試的關係吧!突然紅襪子問我要不要我去坐他的位子,我假裝沒有聽見。 
      
        休息結束,跟Even搬了僅剩下的兩張椅子,放在團體的最外圈,這時候紅襪子又說了:你要不要跟我換座位?我像是發怒的母獅子;我說我不要。然後把自己重重的丟回椅子上去,我生氣了。然後接下來讀書會的分享與書中的東西,我幾乎完全沒有聽進去了。只要一開口自己就像個充滿刺的刺蝟般,每個字都帶著某種憤怒,決定要自己閉嘴。

     會後聚餐時,大家有稍稍跟我說我怎麼對紅襪子發這麼大脾氣,我開始為自己的不得體行為解釋,但是....我到底怎麼了?

     直到星期天家族排列,我覺察到自己這段時間的封閉,我終於懂了,那天在讀書會團體中的我,就是過去我對待團體的模式:

        一個團體我放了很多情感之後,然後我就開始將自己站在圈圈的外面,然後自己覺得團體不要我,沒有人要我。對於團體中給予的關心(其實紅襪子只是一種關心的表達),我還給他重重的一拳(對於別人關心的不知所措,選擇防衛還傷害別人)。我才知道我在不知覺得狀態中回到自己舊有的人際關係模式裡。

     舊有模式真是個可怕老朋友,就這樣靜悄悄的回來了!

sunnydoll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上週五突如其來的腸胃炎以及發燒,讓我情緒整個低到谷底,那種恨自己的情緒十分強烈…常常一個人的時候,特別容易如此。難道想要快樂真的有這麼難嗎?當晚,雖然是發燒,身體很累,卻睡的不好。

到了下午,很難跟自己相處的我,耐不住寂寞,跑去和朋友打撞球,結果發燒好像愈來愈嚴重,吃了藥也只有短暫作用。晚上讀書會,本來想說請假算了,不過還是逼自己去當乖孩子…。

一開始的靜心才過不了多久,我馬上就睡著了,但是低落的情緒卻一直持續不散,心情報告才一開始我就急著想說出來,透過阿輝提醒,我知道我一直以來都清楚的行為模式—又開始拿起刀戳自己,最好把自己弄得很傷,然後自憐,這樣悲苦的我才習慣!

但是,這樣的習慣模式卻讓我怎麼也快樂不起來,我只好擺爛,讓自己的情緒陷進去。於是,心底突如其然冒出的一句話就在這擺爛的當下湧上,面對還有其他成員,霎時間我曾猶豫了幾秒,看著其他人關注的眼神,我還是決定勇敢說出來:「真的很想死掉算了!」

當時的我坐在椅子上那副擺爛,接著說出這句話的樣子,這幅畫面至今我仍然印象深刻。

於是阿輝問我:「你說這些是需要我們的幫助嗎?」我的防衛此刻非常強烈:「我不需要!最好都不要有人理我。」「你的意思是說讓我們不要管你,放你自己一個人在那邊囉?」「嗯,就是這樣。」大家這時都無言了。

沉默的當下,我逐漸湧上一股按耐不住的情緒:「其實我很需要幫助…這樣一個人焦慮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過的真的好累。」我邊講邊哭,像孩子似的難過不已,卻同時又心疼自己把自己卡住的這個模式。

但是雖然十分無助,卻不再像將近一年前剛參加讀書會的我,哭的很自憐、哭的很想躲起來,我沒有把頭垂下去,我哭的勇敢多了。

而這一次的覺察我也才發現,為什麼會生病?這件事正好就是在提醒我:原來我也有想死的念頭。使我更加相信:生病只是一個出口,是身體在告訴我—原來我想死。只是這個議題太沉重、太被我們的社會給遺棄不看,大家都害怕,所以自小以來就在理智上認為這是一件不敢談的事。今天勇敢的說出來,並承認自己其實也需要幫助,至少感覺不再這麼ㄍㄧㄥ了。

「想要去玩就去玩,自己選擇之後,做了決定就不要再拿那把道德的刀來刺自己」,這句話第一次聽到、理智上理解了大概是去年底的事吧,一直到這天,我才終於聽進去了,真正的聽進去了。我才可以感受到:好!不要再戳自己。

讀書會完,說也奇怪,發燒與身體不適的感覺竟一掃而空。本來就有朋友邀約去舞廳玩,在讀書會前我就做了決定:如果身體還是很不舒服就回家休息,狀況好的話就去。要是以前的我,如果決定是去,我一定會開始懷疑這樣對嗎,慢慢的又討厭起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會一邊玩一邊自責,結束一個人回家後那空虛、焦慮的情緒會更加強烈;如果不去,心裡面又會覺得,明明這次放假就是想要去玩,結果又因為不舒服而回家,然後愈想愈氣,又會開始想找人。

前兩段寫「這句話聽進去」的意思是這個考驗我通過了—那天在方和朋友玩得十分開心,也不再像以往一樣自責。這要回到因為我本來就決定「如果身體狀況好」就可以去,就好好去玩、好好抒解平時上班的壓力,這是我現在想要的生活方式,而當天後來身體也感覺好很多,所以就決定去,有一種enjoy my life的感覺!

當天其實還有幾個有趣的互動。讀書會某成員在我擺爛時問我:「你會覺得孤單嗎?」這句話完全打不到我,我向他解釋我的處境是:都不要有任何人來關心我,這種感覺並不覺得是我很孤單需要有人陪,而是想要一個人這樣恨自己下去,最好都讓我自己這樣下去吧;然後另一個成員為了想給我一些安慰,方式卻又參雜著自己害怕的情緒,想關心,但這樣較沒力量的方式卻反而成了一種阻礙。

成員們各自反應著自己的狀況以及在當下的情緒、我急著解釋的背後卻又是我另一種習慣拒絕別人關心的模式,真有趣!於是我再一次覺察到自己這模式,和其他成員補說:「嗯!謝謝你的關心。」(啊!早知道自己就該覺察到然後不用說這麼多,表達我的謝意就好)

其他成員講自己的近況也都有些收穫與成長,真是一次有趣又精采的讀書會。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