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4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07/4/15(日)讀書會
地點:和平東路
時間:2:00pm~6:00pm

     叔本華眼淚的最後一集,我們沒有讀卻幾乎所有的人都流淚了。
     帶著一顆忐忑不安的心開始今天的讀書會,自己像個做錯事的小孩一樣,嚇得坐的遠遠的,完全不敢與他相望。今天有點晚開始,還好沒有過多的問候直接就開始今天的讀書會了。

~~靜心~~
     透過音樂試著讓自己靜下心來,大量的呼與吸覺得還蠻有效的,沒有多久順著指令先找到一個舒服的地方躺下來,想到舒服的地方腦袋馬上就是綠油油的草地,讓自己躺在上面就像是厚厚的床。還是試著很大量的呼吸。
    

     之後師父的指令是:如果你的生命只剩下今天,你想要做些甚麼?有甚麼為完的心願?
     想到這裡,眼淚還是有點忍不住從旁邊流了下來,仔細想想竟然沒有不甘也沒有特別的遺憾,只想打幾個電話跟幾個生命中很想跟他說某些話的人說出心裡的愛,然後回家跟爸爸說:爸爸,我愛您。靜靜的跟我的親人度過這最後的夜晚。
    

     另外一個指令又出來:你想跟自己做些甚麼呢?
     恩!我想為自己挑一張最美麗的照片當我的遺照,是我最喜歡的歐!我認為最漂亮的我。
     之後,我就靜靜的呼吸,還看到媽媽微笑的臉來帶我了,有種平靜可以等著祂到來了,也許這樣是沒有苦痛的吧。

sunnydoll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明節回家時,和母親又有了一段不是很愉快的對話。

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了,只覺得想要好好溝通,其實我知道我心裡又急又氣。怎會這樣呢?為什麼母親一句「對啦!你的事情最重要,你朋友永遠都比家人重要!」會讓我聽起來這麼刺耳、讓我這麼氣?

想好好冷靜思考該如何回應,卻一點辦法也沒有,我知道我完全卡住了…。

透過讀書會的呼吸,我慢慢發現到這是自從大三出道當同志之後,累積而成的「疏離感」。本來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學生、很單純的孩子,我和媽媽可以聊很多事情,學校阿、老師阿、同學阿…之類的,出道後發生過一次被嚴重懷疑的事件後,我完全退縮了,根本不敢在家人面前承認自己是同志,因為當時父親的反對態度令我十分害怕!這幅畫面至今我仍記憶猶新。本來很天真的以為:就是因為這樣吧,即便我再怎麼想要出櫃,卻是如此的害怕、一點勇氣也沒有。

沒想到,是因為我還在找尋自我認同…。

甚至,我根本就還沒認定自己是「同志」。

回想起來,出道沒多久,接觸了一種可以用很不愛自己的方式來玩生活、享樂,我以為這樣可以讓自己得到真正的快樂,其實,除了這是我習慣性、甚至喜歡使用不愛自己的方式,但就另一種層面來說,我在找尋一段關係、自我認同。

上健身房努力練身體,自以為很簡單的理由:我就是喜歡把自己練成這樣,因為我喜歡這一型的身材阿!然而,只要幾天沒去健身房,我就會覺得受不了、很想趕快去鍛鍊一下,其實更深的去看,我是想要讓眼睛吃冰淇淋,因為那邊都是我的菜,「喔!原來我上健身房一直也是在找認同。」

到了去年認識阿輝、加入讀書會、接觸露德、參加新生命團體,我能說我沒有對「喜歡的型」的期待嗎?「不可能!我有期待,真的想看看會不會有自己的菜。」我竟然在這些事件上,很不自知的找尋自我認同…。

甚至到了今年參加同志熱線電話義工培訓、決定要幫忙帶新朋友支持團體,理智上我真的想要開始幫助別人了,朋友問:「那為什麼想要選擇跟同志有關的呢?」「因為我是gay阿,如果可以為這個圈子做一點事情,我會覺得很高興。」哈!理智上這的確是我想做的事,100%正確,但是當我深入一點去覺察,每週一四上班時就會很期待今天晚上可以去熱線機構上課,然後很開心、興奮,原來這是因為我可以在這個機構找自我認同,也就是把自己丟進去一個都是「自己人」的環境裡,難怪我會這麼高興的期待。

不過想想,我就是想要這樣身體力行吧!正因為我是個找尋自我認同的孩子,我在慢慢的找回自己的力量,so…let it go…,就算今天還不敢出櫃又怎樣,哈!

我知道我打從心底真的很愛我的父母,我很清楚,「我想跟他們靠近」的心願是絕對不變的…。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7/4/7(六)讀書會
地點:達觀
時間:2:00pm~6:00pm
        第五期第一次的讀書會果然是有點多災多難原本預定的貴族社區臨時有點狀況改到蛙家去,沒想到三月底蛙卻臨時住院去,當場我們只剩下達觀囉!這個安坑山上有靈氣的地方我們大概有半年沒有到訪了,大家都貪方便,所以每次舉手都會盡量挑交通比較方便的地方。
 
       跟幾位同學相約在新店捷運站,其中還有新同學-碧,想說要是幸運有公車搭我們可以省點錢,沒有等到公車也可以四人一台小黃上山去比較便宜點。我有點小遲到也趕上公車時間,所以我們四人就高高興興搭公車上山去。
第五期第一次讀書會,有幾位同學想要休息,有同學臨時有事情沒有參加,快要三個月不見的悠終於出現了,等了等紅襪子最後一個到,我們開始了第一次讀書會了。

        
        這次讀到叔本華眼淚的32~35章,在Page319中有個關於快樂的三個來源,亞輝讓我們進行了一個小活動:我是甚麼?我擁有甚麼?我在別人眼中是甚麼?
        
        這個遊戲我跟悠一組,很有趣的是當他在說他自己的部分的時候,我竟然覺得好多都對應到我自己的狀態,我們同樣都是有顆纖細的心、照顧別人、….這讓我想起在某一次我與他進行一個發洩憤怒情緒的活動中我倆的互動,真的我們兩個一組真的不是偶然的。而Even與JW那一組又是另一種狀態,Even擺明就是不想在這個時候玩這個活動,直接採取抗拒的態度,但是JW也覺察到Even在說別人眼中的自己時,反射到的是JW那個隱性的自己,不敢表現出來那個對抗的自己。

sunnydoll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