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不要再跟我說是我想太多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子涵在2009年的2月底要去動一個大手術前...

記得那天讀書會結束後,她跟我說覺得自己好像應該寫點什麼,可是心裡又好像知道自己會平安,可是死亡的逼近讓她覺得一定要把一些話跟一些人說。

我請她也許可以試著讓自己靜下心來,把想說的話寫下來。

沒想到她用的是錄音的方式。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子涵

 
不太想寫,心靜不下來。一個好大的理想正被遠遠地眺望、被默默地祈禱著。

 那是什麼理想?關於錦绣前程和追求完美自己的不可能任務。

 

   大部分的人都渴望登不利多會陪伴自己走過前方的道路,所以當偉大的魔法師出門對付佛地魔而家庭小精靈多比又多事焦躁地出現在面前、歇斯底理地對著自己大聲警告時,我們便忍不住會惶惶地想著,有沒有可能,再往前走去只是闖入馬份家的火爐而非抵達新奇有趣的霍格華茲。所以就一直站在那裡,不知不覺地變成了另一個只會撞牆和尖叫的多比。

                                              Ch1 being afraid of going on


   
雖然,我們已經不是那個找不到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一年級新生,也不是看
到金探子就會埋頭亂鑽的魁地奇新手,但暑假到來時,我們離開霍格華茲回到麻瓜的世界,竟無意識自己錯把飛行掃帚當成心上人張秋,然後帶著呼嚕粉走到浴室中,失心瘋地以為等到蒸汽消散之後會看到斜角巷的巷口。

 

                                    Ch2 grasping at anything never exists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八次讀書會。轟!隆。隆。
        因為今天又遲到了,所以走進房裡,愧疚和自責全都滿滿在心頭。遲到的現象在反應些什麼?我記得有人說改變要從行動開始,我想既然暫時找不到背後的原因,應該先試著改變行為(OS:不要不要,我不要準時。耍賴中…….)
    
        我真的有這麼愛耍賴嗎?我真的是用耍賴的方式在對抗別人嗎?答案,兵碰!答對了。我就是ㄧ個會對抗的人。出乎意料,我,瓜兒溫和又好相處的人竟然會對抗?到底從何開始的。
 
        我記得當時拋出一個問題:我不喜歡自己現在某種程度的武裝,我覺得這樣相處方式不自然、不坦白。亞輝就問我:你覺得對每一個人都要坦白嗎?就是這句話,我覺得被質疑了。他好像在告訴我ㄧ個顯而易見但是我白痴卻不知道的答案:你其實不用對每一個人坦白呀!完全坦白的認知是錯的,錯錯錯!所以我馬上有被否定的感覺,我覺得被一個指導者用質疑的方式否定了我的認知,並且也讓我有種信念變可笑的感覺。這是被否定而延伸出的自我懷疑和嘲笑,但是自我懷疑這一部份太深以致於我沒有發覺那是自己內在的聲音,只直覺想逃離否定背後接踵而至的情緒。
 
        逃離,那我的作法是什麼?對抗。因為我感受到那些不舒服,所以我要推開,方式如下:我開始聽不到別人的聲音,整個人只能全力在被否定的框框中極力去尋找一個使自己不被傷害的空隙,所以開始防衛、放棄。這一整個過程就形成對抗的局面,好好笑。別人簡單的ㄧ句問話,我竟可以扭轉局勢,從關心的意涵:如果你現在開始用不同以往的方式表達自己,那是不是要用坦白的框架將自己框住,給自己壓力呢?扭轉為否定的意涵:根本不用對每一個人坦白呀!難道這個你也不知道嗎?這個信念很可笑耶。
 
        寫到這裡,突然記起亞輝那時候問我:這模式比較像誰?做這個也不對,結果換種方式,但卻在這狀態中用某種框框來限制自己,讓自我被自己否定。
 
        雙重否定於焉產生。全都出自自己,根本是一場隨時隨地的內心戲。
 
        我想,要扭轉愛否定的態勢很難,畢竟他已成為我賴以維生的工具。但是我不願意呀!我就是想讓自己好過ㄧ點才來參加讀書會,如果還死巴著否定的木板不放,我永遠都不會坐上救生艇的,甚至讓自己活活淹死在海裡。(大臣道:皇上,三思呀!)三思而後行,以後先想想,是不是自己先給框框,自己先否定再決定要不要對抗好啦!(OS:有這麼簡單就好囉!) 畢。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瓜兒敘述了一個事件,她在剛轉學到輔大的時候,在校園中被推銷買了一套東西,在被推銷的過程中自己知道不是很想買,而且金額不算小,但是還是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買了。這段時間在繳錢的過程中自己很不舒服,到最近決定不繳了,對方打電話來說要寄存正信函,她也不管了。

她說:我就是不想繳,擺爛也不想繳。然後對方打電話給我媽,我媽竟然幫我一次繳完。我不知道我怎麼了,就是這樣擺爛。


亞輝說:妳最近跟你男朋友發生甚麼事情嗎?他經濟上有壓力嗎?

瓜兒說:沒有阿,現在我不用幫他了。


        後來幾番對話後,瓜兒終於覺察到自己在測試父母對於他擺爛的忍受度,一直以來她覺得她男朋友讓她不敢帶回家讓父母認識,也許是因為他的學歷、因為他的工作等等這些社會所認定的價值觀,她自己都過不了自己這關。所以這是她在測試她父母對於她不付錢會怎麼處理,沒想到她父母選擇幫她解決爛攤子,是否這樣讓她有勇氣帶男朋友回去見父母?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