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0墾丁之旅 017
親愛的h:
 
        上個禮拜五那晚,我正坐在沙發上聊天,一切是再平常不過的居家生活,直到我看見你和我的室友,也是我們共同的朋友m一起走進來以前,然後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就這麼在我眼前發生了。我的感覺就像被當場狠狠甩了一巴掌:我最喜歡的人和我最信賴的朋友已經進展到這種地步。背叛,這或許不是用來形容同志感情的最好字眼,卻在我的腦海裡浮現。於是我倉皇離開,離開那種羞辱的情境,或者說,離開一個我不再感覺到安全的家
 
        一開始的羞辱來得很快,接下來的是憤怒。『他(你)怎麼可以這麼做?』這句話盤據在我的腦海裡:就像被下咒語般控制了我所有的思考和感覺能力。我告訴讀書會中親密的朋友我的遭遇,他們卻反問我:我愛過你嗎?也許有吧:那麼,我有表示過嗎?當時我無言以對,一些似有若無的曖昧舉動,噓寒問暖,在雨中接送或者送我的衣物,如果這些不代表什麼,那我還真懷疑我們之間到底比普通朋友好到哪裡去。
 
        問題在於,我自己很確定那和一般的友情不同。朋友要我再回去想想,不要輕易切斷關係,或者讓憤怒牽著走,成為一個用情緒控制別人的人。我左思右想,想不出我該『讓步』的說詞。假如說我不曾喜歡過,那這麼大的反應似乎說不太過去:朋友又要我如果要結束這段關係,也不必否定過去所做過的一切,就算是長達兩年的一廂情願,也是一段難得的年少輕狂。
 
        是這樣嗎?我當時的感覺卻是,我被你判了死刑。
 
        離開多天以後,我又和m重新坐下來長談。感受到他的真誠和對愛情的渴望之餘,理所當然不再能怨恨他。同時也聽到其他人轉述你的話:我只是單戀你。原來,你一直是這樣認為的嗎?你怎麼不親口跟我說,還繼續保持這樣若有似無的連結呢?難道你以為我是在這種關係中獲利的一方嗎?
 
        我試圖讓自己的頭腦冷靜下來。既然這段關係的詮釋已經定調為『單戀』,而且我也不再怪罪室友,我似乎也不必再將那些隱晦卻獨享的情愫藏在自己心底,於是興起寫一封信給你的動機。我想朋友要我對這段關係作點事情來紀念的用意,大抵是這樣吧:或許是單戀沒錯,可是,這段單戀又怎麼會持續兩年呢?像我這麼理智的人,為何會做出這麼看似瘋狂的事情呢?
  
        當初聽說你的事蹟是朋友的轉述,因此看見你之前就已經多了一份好奇。等到在團體中進一步認識你,初次感覺並不好。也許是你總是用冷冷的表情保持距離,也許是你看起來粗魯卻善常用語言攻防,這一來也激起我的好勝心,每次總是不免反唇相譏回去。這樣一來一往之間,熟絡也就日益增加。
 
        然而這樣幼稚像小學生似的鬥嘴,卻也像是情挑試探的激情探戈,一不小心就會引火自焚。記得某次大家在紅樓之前不期而遇,你繼續在眾人面前故技重施,但我卻不想在他們面前示弱,當下變了臉直接離開。事後,你擔心地傳來簡訊道歉,我收到簡訊後軟化了。在那之後你收斂許多,但是還是會有意無意拿話來刺我。而我也樂得接下那些箭,更分不清楚這樣與日俱增的親密感,其實不是一種婉轉的愛的表白
 
        兩年來的成長課程讓我不斷打開自己的界線,衝破理所當然的認知習性,並且重新思考許多自己在關係的瓶頸。許多建立關係的新嘗試雖然後來失敗,但每次失敗都讓我越來越了解自己,也知道如何先從不怪罪自己做起,進而不切斷別人的關心,理解一般狹隘的戀愛關係裡的限制,重新接納更多感情面向的可能性。
 
        唯獨你,是我始終無法參透的感情罩門!也許該這麼說吧,有些人與人的關係,在不知不覺中已經走得很深了。深到同化為潛意識裡的一部分。假如你認為我的單戀不應該讓你放棄自己想追求的,我何嘗不是這樣想呢?因此我也不斷想藉由認識新對象的方式來離開你。
 
        然而在缺乏真正面對這段關係本質的前提下,每次曇花一現的插曲都只是更凸顯出我們這類關係的不可取代性:而這種不可取代性縱然不可解讀為『愛』,卻也無法抹煞他互相關心的深刻基礎!那是一種近似於家人;相濡以沫的患難情感,若要定義,它或許超越一時的浪漫上,但當你說只是單戀時,我但願那只是你選擇性的說法,因為如此一來,我們兩方都錯失了從一段日漸親密的關係中得到滋長的力量
 
        或許這正是生命可貴之處。某方面來說,他帶給你不堪的真相:卻也鞭策你放下執著,激勵你更成長。也許短期內會讓人受傷,長期下來卻了解甚麼是經得起考驗的。我們或許缺乏你和他之間那種一見鍾情的浪漫,但那也正是讓我迷惑的原因:原來我可以關心一個人,即使是不喜歡我的人,我也可以放下我的防衛?不管我們是怎麼親近起來的,但我卻無法否認,而今我體認到,是你教會我日漸親密的可能性,即使那並不建立於我過去認定的相愛直到白頭偕老的童話基礎上。
 
        我很想用我們彼此習慣的刺蝟式問候來說些甚麼當結尾,但是我必須說,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沒那麼享受被刺的感覺!偶一為之或許可以。既然我們以後恢復到朋友(一個過去曾單戀你的朋友)的關係,那或許我們彼此都還要重新面對個別了解的釐清,至於取暖的刺蝟,我想不是最好的表達方式,也請你要尊重我的感覺。
 
        我但願我們對彼此的付出都不後悔:這是我最後能想到對你說的話。有更多關於我對自己的難過,甚至不被尊重的難堪,目前已經收拾起來。倒不是不想給你看到,而是不想繼續自艾自憐,因為我也要往前出發了,畢竟,生命的列車已經誤點太久了。我相信這一站會是我在覓得真愛以前最後的試煉。
 
願你
 
  所愛無悔,所給無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ss4u 的頭像
mysss4u

生命溫度計~亞輝讀書會的花園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