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其他人陸續到來,氣氛有點低,於是我們轉換心情的呼吸靜心一下。

 

調整好自己的心情,慢慢的帶領著大家。訝異的本來反覆說不來的Ham也到了。我們從Fen述說最近的過程開始,然後是Kean好幾樣想分享的事件;Lucky說自己與父親之間的互動,然後就直接輪到Ham說說

 

已經一陣子,該說是將近一學期沒來的她,似乎不太習慣這樣的天氣報告了。一直卡卡的不知道該如何說自己,似乎有點想說卻又抗拒的猶豫著。幸好年輕的她,似乎過去幫她打的底還在,我慢慢的循序善誘,讓她一步步的回復覺察。終於她戰戰兢兢的說:「好像這樣忙碌了一學期的畢業展之後,雖然同學都肯定我的付出與努力,展覽也很成功,可是我並沒有比較快樂阿?而且我這麼久沒來這裡,現在這樣回來讀書會問大家,似乎也很對不起大家阿」我問她:「你想不想知道你回來大家的感覺是如何呢?」想逃的她猶豫了一下,終於鼓起勇氣的說想要聽聽大家的回應。

 

每次這樣的場面,其實我自己也是要鼓起勇氣的。因為真的也不知道會遇到怎樣的溝通狀態?萬一呈現的是完全相反的不舒服或者扯破臉時該如何?只是這樣的機會,不冒險試試看,怎麼會知道結果如何?所以我也就鼓勵大家開始針對她的問題來回應。

 

大家突然的安靜下來,EVEN首先舉手說出自己的感覺:「我自己是會覺得你這麼久沒來,很想關心你,不知道你是怎麼了?是不是缺錢,因為最後一次聽到你只剩下600元,我自己也常常是在沒錢狀態,所以很替你擔心!」說著眼眶就泛紅的EVEN,讓大家可以感受到那種觸動。

 

可是訝異的,Ham竟然身體緊繃、一臉不相信的樣子。問她有沒有要回應,她說:「我跟你又不熟,你為何要關心我?」試圖從旁幫她的我問:「這話背後的感覺?」馬上懂得我在提醒她,深深的吸一口氣後不甘願的留著眼淚回我:「我沒想到你會關心我!」看著傷心的她,我知道她那容易打開的心還在,只是「躲」很久了「躲」在世俗的功成名就,「躲」在不去想、不去看自己的狀態。

 

等她稍微平靜一些,我又繼續請大家回應…AFa說了一些互動之間的過程,我還是請他直接回達她的問題,他自己的感覺如何。他輕輕的說聲:「很想關心你!」接著Kean就迫不及待的舉手

 

Kean,這個曾經逃離讀書會長達一年的小朋友,自從這一期回來後,可以說是完全變了個人;甚至一次也不曾缺席。習慣用故事來包裝的他,又開始說著一些過去如何如何的事件時,想要讓他在這樣過程中學會呈現「脆弱」的我,便開始積極的用一些話語來導引。一直要他覺察自己感覺,把感受說出來的拉他,甚至連Ham都想要阻止我,要我別這樣逼Kean。

 

就在這樣的時候,Kean終於很直接的哭著說:「我很擔心你這樣一直不來,我會不會失去你這個朋友?畢竟我們曾經共度過一段時光,我們有不錯的連結。」哭紅雙眼的他,不只我也很感動的又落淚,連一旁的LILY也矇著臉偷哭。

 

可是當我回過頭看著Ham時,一臉驚嚇過頭的她,口中說著的是:「這怎麼可能?你為什麼會為我哭?不可能的」心疼著她的我,看著她這樣封鎖自己內在的那個自己時,一邊猜想著是不是跟家裡互動的反應有關?一邊也不忘記小聲的提醒:「呼吸!把身體放輕鬆一點,你嚇到了嗎?」因為我完全聽到那背後否定自己的聲音!「你看到Kean的眼淚嗎?」慢慢的,當她的身體比較放鬆後,我不放過的要她覺察一下,這句話背後自己的感覺是什麼?

 

努力的她,突然冒出一句:「可惡!」....(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ss4u 的頭像
mysss4u

生命溫度計~亞輝讀書會的花園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