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在網路上閒晃,無意間看到歌手陳奕迅的一首國語歌「聖誕結」Video(粵語版歌名Lonely Christmas),這是個現場演唱會實況,他受邀擔任神秘嘉賓,為當天剛好生日的女主角獻唱這首歌,能收到這個很特別的生日禮物,令女主角很感動。因為影片的畫質與音質已被壓縮過,所以聲音不是很清楚,且唱到一句歌詞時還有點走音了,耳朵很挑剔的我卻選擇不在意,反而覺得在舞台上活繃亂跳,像隻猴子模樣的他很可愛。我的目光與心思早已被那深情獻唱的氛圍給吸引住。看著畫面,我心裡不由自主開始想像,如果有個男人,可以在自己今年過三十歲生日那天獻唱一首情歌,那是多麼浪漫與溫暖的感覺呢?低沈、些許沙啞、帶點磁性的聲音,總會讓我感到著迷,有種正處於戀愛與被疼惜的感覺。有時會好奇反問自己,如果男人的聲音與長相讓我選,我較無法適應的,應該是「很不男人」的音調吧。
但朋友笑說:「如果對方聲音很好聽,但是長相很抱歉呢?」我認真回說:「這我就無解了!這要當場「瞧瞧」才知道耶,因為有的人雖然長得不帥,可是醜得很有形、很有性格啊!」呵……這樣的回答,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很天真,但那也的確是心裡最真實的聲音了。彷彿,感覺對了,白馬王子就會出現在身邊了。
從小,整個環境就灌輸著「做白日夢、愛幻想」是不切實際、不好的。但回想這些年,所有想做的點點滴滴,都因為有個「愛作夢」的特質在背後支持著,所以「心想事成」才能得以實現。有一天,即使已年邁至八十,相信自己那顆愛作夢的赤子之心依舊不變;依然會想像著,在八十歲老少女的生日當天,一樣有位不怕死的男人獻唱情歌給我,重點是他還必須像隻猴子一樣,可愛的活跳跳……哈哈。
 
突然,這樣的一首旋律與聲音,不自覺的勾起我童年許多記憶與靈感。深曾覺察到,在生命中有兩位男人,也曾用他們的歌聲,為我的記憶寫下一段段美好的紀錄。這份影響力,更是不經意蔓延於現在的生活中……
從有記憶以來,對聲音就特別敏感,時常喜歡用「聽」的而不習慣用「看」的。尤其當被阿公、阿嬤碎碎念的時候,我的小耳朵便會特別拉長,聽聽他們在唸些什麼,只要感覺苗頭不對,賊頭賊腦的我,就會趕緊找「方法」化解危機。否則,下場可能就是繼續被唸到耳朵長繭為止。
但,真正造就聽覺與感受力特別敏銳的主因,除從小先天視力差所致之外,應該是那段與爺爺、爸爸的共同生活經驗所耳濡目染的。記得,在北上就讀幼稚園之前,有幾年時間,我與弟弟住在高雄六龜的老家,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每天比賽看誰早起去小池塘抓青蛙、灌蟋蟀、玩泥巴、演布袋戲、打彈珠、跳繩,還外加忙著跟弟弟打架、搞權力爭奪……等等。
而最特別的,就是爺爺教會我唱生平第一首台語民謠「天黑黑」。好幾回我跟著爺爺坐在亭腳下,他很有耐心的一句一句提詞,陪我唱著趣味的歌謠,度過許多悠閒的午後時光。當時,還是個小孩子的我,第一次深刻感應到聲音的魅力是如此讓人愉快,且還能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不過,事情總是一體兩面的。好玩的是,爺爺除了教會他的孫子唱民謠之外,無意間,也讓我們學會了「譙三字經」的本領。好幾回,父親與母親固定南下來看我跟弟弟,但總會眉頭深鎖、被驚嚇著回台北去……
「看!」我一隻腳翹在長板凳上,像個流氓似的,在飯桌前跟弟弟吵嘴對罵。
「啥小啦!」弟弟不甘示弱也回了我一句,證明他也很利害。
「喂!這誰教你們說的……」爸媽傻眼望著我跟弟弟緊張問著。
「跟阿公學的啊!」我跟弟弟異口同聲,馬上出賣了坐在一旁吃午飯的爺爺。
沒辦法,那時爺爺的口頭禪與休閒活動就是「幹譙」,時間一久,聰明又伶俐的我們,怎可能不學起來呢……難怪,很多人會說,大人要說話之前要先看看身邊有沒有小孩子在,別看他們亂跑亂跳,大人們說了什麼好話,他們耳朵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呢!
那段「繞三字經」輸人不輸陣的童年經驗,還有那首哼上幾句就能快樂無比的台語民謠,現在回想起來,也算是爺爺送給我生命的一個特殊音符與加持吧!
 
小時候,除了有爺爺教我唱民謠之外,另一位在我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男人,則是一位瘦高、帥氣、很喜愛唱歌,時常播放國台語流行歌讓我欣賞的中年男子,而他就是今年已邁入五十四歲的父親。似乎,在我生命裡的男人,在某些生活哲學上,都還蠻懂得情趣與消遣。曾聽大姑姑說,父親在年輕時,可是會拿著吉他自彈自唱的,當時不知有多少女孩「哈著」他咧。
從有記憶以來,我總喜歡聽父親播放不同歌手唱的國台語流行曲。如果沒記錯,在國小一年級時,學會唱的第一首國語歌是林淑蓉的「昨夜星辰」,而台語歌則是尤雅的「等無人」。那時,我像個沒了骨頭的懶人,常常喜愛躺在沙發上,聽著一卷卷的國台語歌,從只會唱一句、一首、直到整卷錄音帶的歌詞被我記下來為止。當時年紀雖小,卻非常會享受閉上眼睛,感受那聲音所帶來的無限想像,以及一幕幕遼闊的風景。原來,我愛作夢的特質,是從那時開始培養的。
雖然,我從沒見過父親彈吉他的模樣,但看著現在已步入中年的他來對照,那個「漂撇」的氣質的確依然存在著。唯一改變的是,當年自彈自唱的吉他,現在已經變成電腦卡拉OK伴唱機了。他把賺來的錢,買了一堆喇叭與歌唱設備,把家裡弄得像賣音響的店,一到週末,就會邀約三五好友來高歌幾曲。這也算是延續他在年少青春時,那份對自己瀟灑的自戀與樂趣吧。
 
好像聽外婆提過,母親在十九歲時就生我了!而且,她跟父親還是先上車後補票的。這情節不盡會讓我聯想到,難不成當年父親就是用唱情歌這招,把當時擁有眾多追求者的母親給追到手的吧?那……我期待著有人能唱情歌給我聽,這該不會是母女連心的默契吧?!
雖然,印象中的母親,比較多時間都是付出在為三餐、照顧孩子的事務上忙碌。但好幾年前,從翻閱她與父親在戀愛時期的老照片看來,真的只有一個感覺……實在像極了瓊瑤那年代的情境。帥氣的老爸摟著清秀的老媽,穿著厚厚長袖衣服,夢幻似的斜躺在海邊的礁石上合影。從照片中可以看出,當時高雄的陽光還蠻大的,但炙熱的烈陽與愛情強大的力量相較,烈陽顯然成了為愛加溫的好助手。無論現在父親與母親生活在一起有多無趣,只要看著那年他們正在熱戀的模樣,無論怎麼看,都覺得超級甜蜜的。愛情……真是萬歲啊!
 
今天,一直重複聽著這首「聖誕結」,意外挖掘出以前不曾記錄過的心情。寫到這裡不禁問自己,這是個什麼動力呢?我想……這是心動的感覺吧。一首不經意而發現的旋律,一段經過壓縮看不太清楚的Video,一幕深情獻唱的畫面,幾句點到心坎裡的歌詞。我對愛的憧憬與陶醉,與這個些許孤寂的週末混合著,而心裡也正期待著,就讓那塵封於內在已久的渴望和心動,徹底啟動……往前奔行吧!
 
 
聖誕結
作詞:何啟弘 作曲:李峻一
我住的城巿從不下雪
記憶卻堆滿冷的感覺
思念的旺季 霓虹掃過喧嘩的街
把快樂趕得好遠
 
落單的戀人最怕過節
只能獨自慶祝儘量喝醉
我愛過的人 沒有一個留在身邊
寂寞它陪我過夜
 
Merry Merry Christmas
Lonely Lonely Christmas
想祝福不知該給誰
愛被我們打了死結
 
Lonely Lonely Christmas
Merry Merry Christmas
寫了卡片能寄給誰
心碎的像街上的紙屑
 
Repeat
 
電話不接 不要被人 發現我整夜都關在房間
狂歡的笑聲 聽來像哀悼的音樂
眼眶的淚 溫熱凍結 望著電視裡的無聊節目
癱在沙發上 變成沒知覺的植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ysss4u 的頭像
mysss4u

生命溫度計~亞輝讀書會的花園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