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小花的桃花緣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想做的事想做的夢似乎不少,
這些年,偶時羨慕別人的同時,
倒是忘了想想自己現在所擁有的,
或許,人就是天生這樣不滿足吧,又或者是熱中於追求成長的智者,或根本是自以為是
的笨蛋。

這陣子,突然覺得三分鐘熱度好像也沒什麼不好,至少跟自己承認了自己有這樣的「特
質」!
好與壞,似乎只差別在用哪個角度去觀賞而已。
曾經,對網站設計有個夢的我,當初只是為了想在虛擬世界裡造個夢(家),就這樣不
顧一切栽了進去,
當時一些人一些現實的阻礙,反倒促使了前進的動力,那時的我,沒有目的、沒有報
復、沒有為什麼,充滿了熱情與傻勁,
就只是因為「我喜歡、我高興、我想要、我愛作夢」而已!



五年了吧?!我生平第二個持久的工作,這……算三分鐘熱度嗎?
如今,在某個曾度上也讓我達到了某種成就,看見朵朵火花綻放著,
直到此刻,這條路成為我賴以維生,又可以聯繫興趣的工作,
當然,難免也因為興趣變成了工作而感到不爽,但如果工作不是自己的興趣,就更…
更…更不爽,我是被矛盾餵養長大的。
可能因為走過了一段曾經夢寐以求的道路,要跟自己承認「有點累、不想再用全部心思
投入佔有它」的心境是有點難的,
畢竟,它與我相依為命許久,也讓我得到溫飽與安全,
什麼叫做「難以割捨」的心境,我或許有點懂了….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706568597

幾個月前,朋友從MSN傳了國片「練習曲」的部落格網址給我,當時一打開網站時,我並沒有特別去注意這部電影的劇情是在說什麼,倒是被網站裡傳來的配樂給吸引住了。那是一種幸福中帶些淡淡失落的旋律吧,聽著聽著,我的左手懶懶的撐著頭,整個人隨著那氛圍慢慢沈靜了下來。突然感覺到,這種舒服寧靜的感覺,好像已經很久沒有過了。現在每天除了在電腦前忙著處理瑣碎事物,忙著跟客戶溝通開會,忙著校稿、改稿、排除問題,其他時間似乎也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什麼。
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很久;一方面覺得有事情做其實是還不錯的,一方面心裡卻也渴望著想為自己做點什麼。或許,可能是自己已經有一陣子把心都掛在外界,所以很想藉由一些冒險與獨處,重新整理沈澱在心底的失落感吧。
 
就這樣,兩個月過了,我依然念念不忘要撥時間去看這部電影,只因為電影海報上寫著這句話:「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這句話帶給我許多感觸與複雜,語意裡我感受到充滿決心的意志力、孤獨的、熱情的、勇往直前的、固執的、不顧一切的……其實心裡很明白,這些感受,已經陪伴自己很長一陣子,彷彿就像是這半年來的座右銘!
找人陪看?還是一個人去呢?對於上電影院看電影這件事,從小我就興趣缺缺,原因很簡單,因為字幕跳太快會來不及意會對白是什麼(尤其看外國片時)。還記得小時候跟弟弟、堂哥他們看完電影時,大家總會討論一下精彩片段,我通常是一頭霧水,不然就是雞同鴨講剛剛演了什麼。視力差像霧裡看花,也沒有人喜愛坐在前三排跟我拉著脖子看螢幕,所以一直以來根本沒有花錢去看電影的慾望,更不想花錢找罪受。
 
很多時候,很多事情,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
這幾年其實也上電影院去看了幾部電影,甚至在同一天早上看一部晚上再看一部;有的是陪別人看,有的是無聊跟人去看,有的是想享受兩人的情趣世界去看。除此之外,我從來沒想過主動去看電影。唯獨能在家裡,一口氣將收集來的日劇、韓劇、電影在電腦螢幕前一次K完才會感到過癮,而且沒看清楚還可以倒帶、暫停、重來,多好啊……
 
 
就這樣,很莫名的,在這段孤寂而失落感持續了有一個月之後,決心去探個險,馬上上網查詢星期六下午,還有哪家戲院有上映練習曲。
 
星期六早上,天氣晴,在床上翻來覆去的我,似乎因為做了什麼怪夢而黏在床上不想起來,思緒飄啊飄的,突然閃進一句很長的獨白:「媽的,想這麼多讓自己那麼煎熬要幹嘛?又不能當飯吃!那我又在幹嘛?沒事找一堆事情來攪和要幹嘛?我神經病啊?靠……這是什麼世界啊,吃苦當吃補嗎?那不吃苦不行嗎?」這應該是這陣子心裡很多覺察後的失落所累積的聲音。
不吃「心裡」的苦不行嗎?我很豬頭的回答自己:「就是不行啊!」呃……那我到底在幹嘛?!為難自己?又跟自己對立了?
最後,我終於甘願從床上爬起,決定復出行動去嘗試一個人看電影的滋味。因為腦袋好像突然通了,想想也許生活與人生當中,很多挫折與阻礙真的就是一種考驗吧,就是人生的一種歷練與修練吧。倘若都沒有所謂的考驗,那「精彩」又從哪來?這幾年的繽紛與故事,不就是經過一次次的考驗與選擇中所獲得的嗎?
好像念頭這麼一轉,整個人的心境就換了張一風景……原來……其實……這世界上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而是自己。
 
穿上新買的布鞋、衣服、拎著輕便包包,搭上三點多的火車,我人生的另一個第一次體驗,就在緩緩前進的旅程中開始;這一天,這樣炎熱的午後,我的心情沒有人知道,我偷偷感覺自己心跳的速度,臉上的表情,行走的腳步……就這樣到了西門町。
我選擇了西門大戲院,走到售票處確定有放映練習曲,沒問票價多少,掏錢買了票就直接上樓去了。一進門,果然是老戲院,老舊的裝潢很像是「閒置空間再利用」。也好,反正讓人感覺很平民而自在,至少人不會太多,也不會有到高級戲院的拘束感。
進了門,我問自己要坐在第幾排?要對號入座嗎?戲院螢幕不是很大,數了數,我決定就坐在第四排的中間好了。看著零散的人,我心想他們有對號入座嗎?看來似乎沒有的樣子,那……我就不用太去擔心會坐到別人的位置了。走到座位前,左顧右盼一下,我像吃了定心丸,在心裡跟自己說:「過第一關了!」
 
 
電影還有幾分鐘就要開演,陸續還是有些零散的人進來,很好笑的是,當我看到有人朝第四排方向走來時,心裡就開始默唸:「這位置不是你的、這位置不是你的、不要過來……」看我有多緊張,擔心怕坐到別人的位置被趕走。
 
終於,電影開演了,我安靜凝視螢幕,心裡是興奮的。
練習曲的主角是一位聽障者(戲裡戲外都是),在大學就要畢業的前夕,騎上單車獨自一人展開七天六夜的單車環島旅程。其實,這是吸引我來看這部電影的原因之一,因為主角所做的、所下的決心,跟我自己在某些心境上是雷同而連結的。我們身上一樣有缺陷與不便,但也因為一份堅持的信念,讓「心」慢慢走出去。同時,我也羨慕他,如此勇敢的下定決心要獨自完成七天六夜的單車環島旅程。我在心裡問自己:「換成是我辦得到嗎?」呵……光想到會被曬成黑人,心就冷一半了吧。
 
看著主角騎著單車從東岸到西岸逆風而行,他在路程中遇到了藉由影像製造夢想的工作者;在花蓮海邊遇見來自立陶宛的女孩;旅程中寂寞的時候,他在海邊彈著吉他,伴著月色和海潮聲,以大地為床,就地而眠;肚子餓的時候,和租遊覽車一邊抗議工廠倒閉一邊旅遊的工廠女工分享便當;疲累的時候,他停駐外公外婆家,一聲「阿公阿嬤」更是喚起許多人的童年往事……
這些精彩的過程,就是我從小就嚮往的經驗。
這些感覺、這些畫面讓我想起,已被自己忽略一陣子的廣播電台工作。雖然那只是一份無給職的興趣,但在一年之前的我,是如此的滿腔熱情;那時的我對許多事物充滿好奇,我喜歡帶著錄音機到處去探險,上山下海跑去採訪我認為有趣的人與事,只要嘟上麥克風就可以聽到許許多多精彩的故事。那時的我好像有用不完的熱情,像魔術師盡情揮灑屬於自己的色彩,一路上也結識不少有緣人,生命彷彿舞動了起來。但,這份熱情在持續了四年之後,就在我三十歲生日開始,明顯慢慢沈澱了下來,甚至還有想暫停的念頭。
 
所以,當我看著螢幕裡的主角,他所遇見的、所感受到的一切,就像是自己的寫照。因為,曾經我也那樣豐富而澎湃,許多畫面喚起我內心沈澱已久的思路,激勵沈睡的熱情。我想,在休息一陣子之後,我還是會帶著錄音機繼續到處去探險吧;去尋回我熱愛的海潮聲,還有一切關於生活裡的聲音,還有心裡的聲音。
另外,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主角與兩位年輕人在堤防邊噴油漆塗鴉時,其中一位年輕人說了這麼一句話:「人啊渴望別人能瞭解自己,但是呢太靠近又怕被看穿……」聽到這句話時,我心裡笑了一下,他說的……不就是我嗎?!是的,我就是這樣的人,我渴望別人能瞭解自己,但又不想被一眼看穿;不喜歡矛盾,卻又需要倚賴著矛盾為生。
 
一句「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的信念,主角終於完成單車環島回到高雄,十二段精彩的偶遇,是他難以忘懷的生命滋味,旅程結束,回憶卻正要開始。那麼……我的生命滋味又是什麼呢?或許,如電影劇情簡介裡所說的「實際上,旅遊中的許多遭遇,或許當時的感受,不如事後記憶來的深刻」。的確,生命的滋味,對現在的我來說,也許深刻還未感受,當安靜下來回味時,才真的能聞到記憶裡所散發出的芬芳氣味吧!
 
電影快接近尾聲,我又再一次問自己:「換成是我辦得到嗎?」心裡有個聲音毫不遲疑的對自己說:「你已經辦到啦!電影主角獨自完成環島,而你也完成了在生命走到三十年之時,自己一個人踏進電影院,獨自欣賞、歷練、完成這最美麗的人生練習曲啦!」
的確,雖然自己沒有真的去環島,卻在這一小時又四十八分鐘的故事裡,也跟著主角一起環島一圈了,去欣賞不同地方的人文美景,感受戲裡不同人物所帶給自己的一點感動。
 
看完練習曲,沒有很濃烈的感動,是淡淡的舒暢情懷。走出電影院,心情是柔軟的;原來,人與人之間的感動與溫暖只要一點點就夠了,不用太多,就可以那麼清晰感受到生命所夾帶的欣喜味道了。
一場簡單的電影,串連出這陣子的許多心情,關於一個人看電影這件事,我想,我會再繼續嘗試吧。
 
 
 
帶著舒適氛圍走出戲院約兩分鐘,想不到迎面而來的考驗是「接下來,我該去哪裡呢」?張望著西門町熱鬧的人群、攤販、街道、車水馬龍……突然間,我無所適從接下來還可以去哪裡!看四處來來去去的人群,去逛街好了?說真的一點動力也沒有;天氣熱,那去吃冰好了?算了,因為不能安靜久坐;那找朋友好了?我在手機通訊錄裡,卻找不到一位自己想找的人。朋友在哪裡?親密的伴侶又在哪裡?雖然我心裡一直在呼喊,但說真的,在這樣的此刻,雖然我也喜歡獨處、也欣賞孤獨,然而,當自己發現身邊真的已經沒有人可以陪自己、可以讓自己牽掛了,當一切只剩下「自己與自己」時,真的會讓人感到非常無助!
想不到,平常看似有人緣、過得很精彩的自己,卻不太習慣看見自己處在這樣「無容身之處」的狀態。其實可以去找很多消遣來掩飾的,但又為了什麼?最後,因為並不想承擔掩飾過後的失落感,便決定搭上捷運往汐止的方向,想找一間離家比較近的咖啡店坐下來看點書。
 
我還是不想放棄,可以不因為工作、不因為任何人,而自己獨處的機會……
下了車,我到家附近的咖啡店點了一杯茶坐下來開始看書。不知是人太多?空間小?還是因為有點吵的緣故,我努力的想讓思緒靜下來看點書,但讀了幾行始終無法繼續。最後,我終於跟自己投降了……決定回家吧!心想,既然坐不住就不要勉強了,況且今天下午的經歷,也夠讓自己心裡翻騰一陣了,何苦一定要有個完美的End呢?
 
 
起身走往回家的路,踩著新買的布鞋,我默默在心裡跟自己隨性的說:「為自己重新出發吧!」
到了家換上輕便的衣服,翹著腿攤在沙發上一個人看電視,無須掩飾,回到家的感覺真好!週末爸媽去南部玩,家裡沒大人,而弟弟與女友很有閒情的在陽台烤肉,呵呵……我邊啃著麵包,邊張口等著好吃的烤肉上桌。
 
這樣的週末,雖然有些孤單,有些失落,卻可以不用為了誰去負責些什麼;輕鬆的心情裡夾帶一些複雜,這段「一個人的練習曲」看似結束,其實,回憶才正要開始……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照片說生命故事
經過昨日的探索,讓我開始好奇的是,這一次要我們每個人必須帶一張有重要意涵的照片,目的是什麼?沒想多久,放在我背包裡的照片,終於要派上用場了!「你們可以把帶來的照片給大家看看,並分享這張照片對你的意義與感覺。」原來,亞輝要請我們用自己帶來的照片說故事!
第一位分享的,是跟我一樣每半年都會來這裡遠離塵囂的Lily。她分享一張幾年前與朋友去加拿大的合照。述說當時的她,因剛開始接觸學習「自我覺察」的洗禮後,所帶給自己諸多的衝擊和脆弱,同時也讓她在那一次的旅行中,把所有人都給得罪光了的心情。原來那時後的她,是如此的煎熬與難受著……
 
 
一張照片,能代表什麼?能有什麼意義?背後會藏著什麼樣的故事? 
我帶了幾張,小時候與弟弟在高雄老家的合照。照片中的我們,留著當年最流行的「西瓜皮」髮型,穿著「很鄉下」的服裝;還有一隻生了十幾胎的溫馴老狗小美。
「這是我六歲前,與弟弟住在高雄老家的合照。那時我們兩個都是野孩子,每天就是比賽看誰最早起去池塘抓青蛙、灌蟋蟀、玩泥巴。」當換我拿起照片,要開始描述這張影像帶給我的感覺時,突然間,小時候的一切離我好近,彷彿就在昨日而以……
「有時,我會把枯乾掉下來的檳榔樹幹,當作是手拖車叫弟弟坐在上面讓我拖,但每次拖太快就會翻車,然後我們就開始吵架!有時換他拖車,不過我體重較重,他拖到一半就不玩了,我就會很不爽。」這段在二十四年前的趣事,透過一張照片的分享,又活生生的在我腦海裡播放著。剎時,我心頭開始暖了起來,淡淡的失落中,感覺到原來童年已經離我好遠了,而我,已經是大人了!
「從小,我和弟弟照相時都不喜歡笑,因為我們都很害羞,看到長輩時,也不會主動打招呼的趕緊躲開。而我那時很沒自信,所以對於微笑非常羞澀,更別提與人打招呼這難事。」的確,那時我們姊弟倆,看到客人或親戚來,就跟見到鬼一樣,馬上躲到房間裡去迴避,等人散去,我們才又活跳跳起來。其實,直到現在,得知有親戚要到家裡來訪,我和弟弟還是會選擇性的「露臉」,因為叔叔、阿姨、舅舅、伯伯們都一定會讚美小孩子,所以害羞是一定要的啦……
 
不過,印象裡,爺爺與奶奶似乎比較疼弟弟,所以從懂事以來,我多少嫉妒與羨慕著他所擁有的禮遇。心裡總會有許多疑問:「為什麼阿嬤都會給他零用錢、為什麼都是他優先、過年紅包也好像比我多、怎麼他都很少被唸?」正當我憶起小時候的差別待遇時,卻也意識到,那時的自己是如此無力與羨慕著。我總選擇靜靜待在旁,看著弟弟所擁有的一切,心裡雖失落,卻也沒有使力為自己爭取些什麼。漸漸的,我也說服自己:「阿公、阿嬤本來就是比較疼弟弟的,因為我是姊姊所以要懂事。」

這或許……是童年我常與弟弟吵架的心結?!覺得什麼好處都給他了,見他囂張與「鴨霸」的模樣,我內心裡就是不平衡。
不過,他總該有弱點需要我幫忙的吧?好加在讓我想到了一個……記得,從幼稚園到大學,他的功課大多不錯,唯獨美術作業讓他頭痛。而我這個姊姊,偏偏就是美術優等,其它就糟的一塌糊塗。所以弟弟就會三不五時向我求救,拜託我幫忙把作業給生出來。
事過境遷,現在我們已是大人了,回想起當年的那些情結,我突然覺察到……是不是我自己對他有所期待著?!希望我這位看起來不怎麼聰明、還有點兩光的姊姊,能夠在他心目中站有一席重要的位置,期待能有他的肯定!
 
即便,小時候與弟弟常吵嘴,但我會挑選這張照片做分享,一定是有個意涵的。記憶中,在我六歲那時,在北部工作的爸媽突然南下,我隱約聽見阿嬷說是準備要帶我上台北去讀幼稚園。從小,對於爸媽印象頗陌生的我,對於要離開鄉下去台北求學這件事,讓當時才六歲的我非常害怕與無助。
「小雯要穿的漂漂亮亮,上台北去讀幼稚園囉……」阿嬤一邊幫我換上新衣服,一邊好像很開心又不捨的樣子跟我說話。我穿的一身紅,喜氣洋洋的樣子準備就緒,然而,在當時那個小小心靈裡,沒有人知道我是多麼的無助與感傷。
吃過午飯後,爸媽準備帶我上路。我一臉神情默然,什麼也沒說、沒有掙扎、沒有反抗、認命而無奈的準備坐進車子裡。
「我也要去台北啦!我也要跟小雯去台北啦……嗚嗚……」弟弟看見坐進車子裡的我,開始不安的哭泣喊叫著。
「姊姊要上台北去讀書,你不可以跟去!」阿嬤跟阿公抓著弟弟哄著說。
「趕快坐進去啊……」本來說話還輕聲細語的媽媽,有點不耐煩的催促我趕緊往車子裡坐去,關上車門,趕緊隔絕弟弟的哭叫聲。最後,坐在車上的我,黯然神傷的看著弟弟逐漸遠去的身影,而我在高雄的童年生活,就這樣劃下了句點。
 
 
之後,上台北讀幼稚園的我,雖然每天去學校,其實心裡一點也不喜歡一堆長舌小孩的環境!在家時,我時常一個人很孤單,習慣在房間裡跟小阿姨送我的娃娃「阿餅」說話、玩遊戲,還有用牙膏做成蛋糕幫她慶生。至於當時為何把她取名為「阿餅」?可能是我覺得這名字聽起來比較實在、有安全感吧!
然而,很幸運的,在告別南部童年生活後的我,因為受到住在汐止的外公、外婆疼愛,漸漸地,我也就淡忘了那一年我與弟弟被「拆散」的情結,這一過就是三年!
 
因為一張童年的合照,讓我想起很多當時的心情。但是,在描述回憶的過程中,我突然感覺到……「受到阿公阿嬤疼愛的弟弟應會過的不錯、他那麼聰明應該很容易適應一個人的生活!總之,他不會過得不開心的啦……」總總念頭,似乎也只是我的認為。當我,再把那年分離的情景與此刻的心情連結一起時,突然我哭了!我強烈感受到,當時我上車將離去的那一幕,弟弟是多麼的不安、害怕、不捨,原來我這位姊姊在他的心目中是重要的!而我,又何德何能,能讓一個人把我放在他心裡重要的位置呢!
原來我深深感動著,不管我這位姊姊再怎遜、再如何兩光,當他發生困難時,還是會來找我的。
 
「這個畫面有帶給你什麼影響嗎?」在一旁的亞輝,提醒著那個畫面對我的重要性。情緒還在激動的我,已經知道自己撿到禮物了!因為,六歲時與弟弟分離的畫面,深深的影響著我往後與人的關係態度。
回想自己的前幾段感情關係裡,只要當對方告知我,我在他心裡是重要的、有份量的,我就會非常的感動與感激。認定這是對方肯定了我、認同了我、疼愛了我的承諾……而相反的,當原本肯定我的人,變成否定我、不愛我了、選擇離開我的時候,我整個人,就會變得與當年「被拆散」時的狀態一樣;黯然神傷、無助、無力、不可思議、默默承擔……更加無言以對!
 
 
在二〇〇六年尾聲之時,我幸運的,為自己找到一個迎接三十歲生日與新年的禮物!現在,如果你問我今年結束前想要做什麼?其實,我已經行動了……我想把幾年前退還給一個人的情人節禮物,請「他」歸還給我,因為,那是屬於我的禮物,及與他當時的一切。
 
二○○六年十二月十四日星期四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〇〇六年就快結束,回想這一年做了哪些事,我似乎想不太起來了。年初因工作關係去了一趟巴里島出差,體驗到什麼是世外桃源和與世隔絕的滋味,至今還是讓我懷念著,好幾回想不顧一切的再飛奔去。五月與相戀一年的男友分手,經過半年了,一切就像一場夢,我回到一個人的世界,只有工作與孤寂陪伴著。而每年固定六月、十二月,與好友們去山上閉關自我覺察兩天,除了讓心情度個假,暫時與世隔絕之外,也順道期待看有沒有什麼意外禮物可讓我給矇到。其他想不起來的,我打算放過自己不去追溯了,只想讓腦袋淨空放輕鬆……
 
記得,在今年六月份上山閉關體驗「愛與自己的關係」時,當時剛失戀沒多久的我,在每首情境音樂中,忍不住一直悲傷哭泣,也深深心疼著自己。尤其在那首「至少還有你」歌曲出現之時,讓我馬上想起去年與他的一場「幻想日─婚禮」。那一切的感動、溫暖與承諾,在那當下是如此真實與真心。原來,愛一個人、傳遞一份堅定的承諾,是需要如此巨大的勇氣來突圍自己心防,堅信無論過去與未來如何,還能夠在這樣的當下,與這一個人牽手繼續走下去。
有時,不禁會問自己:「我是不是錯過了什麼?還是忘了替自己爭取什麼?在愛裡是為了尊重對方?還是我害怕再去多說些什麼?……」這個聲音,在三年前一段「不捨的愛」結束後,我開始不時尋問著自己。
即將迎接三十歲生日的我,依舊沒有把這些疑問給遺忘。「分手過的愛還有能力復合嗎?是不是給了對方真心祝福就表示我們再也沒有機會了?他還愛我嗎?」這些問號,每當孤獨心境來臨時,就會跳出來問自己。
 
前天,我一如往常與一群朋友前往八里山上例行十二月的自我覺察,準備狠狠解放這半年來的內在情緒。不知道會得到什麼禮物,也不確定這次是否又會不小心帶著失落回家的我,一切聽天命!
第一天早上九點,幾個朋友在台北天成飯店集合,準備驅車前往八里,而習慣睡到自然醒的我,還是忍不住在床上多賴了一回,而遲到了十分鐘。不過路程很順利的我們還提前到達目的地─八里靈修中心。連續四年都來這裡「練功」,對我與幾位朋友來說,這是個熟悉、幽靜而堆滿許多回憶的地方。如果沒記錯,每次來到這裡,總會聞見花香,看見晴朗的天空,聽見希望的鐘聲。
 
 
「我是海泙,三十歲,摩羯座,網頁設計師。這是我第七次來參加,對我來說這是一種休閒與度假,所以就固定來玩。我現在的心情是緊張的……」活動一開始,主辦人亞輝請大家自我介紹與心情天氣報告。這個必經程序對我來說再熟悉不過了,但即使自己已經是身經百戰的老鳥,其實每一次都還是會緊張與不安,因為這樣的挖掘,會挖到什麼、看到什麼、痛到什麼,完全無法預料。
 
「這一次你有沒有什麼目的?或想要做到什麼?」亞輝請每個人試著定個目標,目標越明確,能幫助自己在這兩天更有動力去找尋自己。
「我……我想要發洩、讓身體壓力解放」一開始還沒有明確目標的我,思考著,這一次我還能為自己做什麼?而似乎每一次來到這裡,我也都沒有什麼偉大的想法要讓自己變得如何,就只是帶著度假心情而來。不過,多少還是會有所期待的,所以我還是為自己定了一個非常「平民」的目標─發洩。
因為,在三天之前,我似乎因為自我壓力的累積,還有習慣性憋尿而引發膀胱發炎。那種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站也不是、睡也不是、刺痛難耐的身心煎熬,折騰我一整夜無法入睡。看著排出來的尿液血流成河,心裡問自己:「天啊!我怎麼了?!」隔天趕緊去看醫生打針吃藥,才擺脫痛楚。所以,我才會很滿足的,定了一個「發洩的目標」,期待在發洩過後,心情與身體可以得到適度的放鬆。
 
 
就這樣,我帶著忐忑的心情,聽著亞輝的指令與一首首情境音樂的帶領,再一次踏出找尋自己的旅程。※以下我將自己最有感覺的過程紀錄下來。
 
我與我自己
我坐在一個角落,深呼吸感覺身體的存在、變化、與自己獨處,感覺到自己這陣子的失落與疲憊。我起身在教室裡前進走著,看著路過的人、窗外的景象、聞到風帶進來的味道,開始感受到踏出的每一步,是如此的忐忑不安;腦海裡,出現一幕幕,我小時候趴在講台上抄寫考試題目、坐在教室第一個位置還是看不清楚黑板的辛苦模樣。那樣的舉步維艱,彷彿把我帶回從小因眼疾而在求學之路受挫的自己。我好心疼那個無助的孩子,好難過看她那樣狼狽著,為什麼她總是一個人呢……走著走著,我在心裡告訴她:「我知道妳很努力了,真的已經很努力了!我會一直陪著妳的。」
 
「也許,你的生命即將逝去,從你身邊經過的這個人,或許你就再也看不到了……」在旁的亞輝提示著大家。傳來這一句話,讓我心揪了一下,心想:「是啊,我再不好好凝視那些交會的雙眼、握緊他們的手,那我真的沒有機會了……」帶著不捨與感傷的情緒,回憶又把我拉回到兩年前外婆過世的情境。看著因為疾病而骨瘦如柴的阿嬤,靜靜的讓人從救護車裡抬出來,那時我刻意的向前靠近,為了就是想讓剛過世的她,可以在第一時間,感受到他所疼愛的孫女的存在。
這一切過程,彷彿讓我再與從前相見一次;那個令人心疼的孩子、想堅強活下去的外婆、曾經相愛而離我遠去的人。謝謝你們真心的對待,我多麼感激你們是那樣的需要我的存在。
 
尋找生命故事─呼吸
    每次來到這裡閉關,最期待的就是第一天晚上的「呼吸體驗」。忘了從哪一次開始,我漸漸能在深呼吸與不同情境音樂的引領中,意識很清楚的進入另一個有畫面的世界。在前幾次的體驗裡,我看見自己在母親的肚子裡時就會做鬼臉、在沙漠中騎著駱駝把太陽射下來的帶面具俠女、從佛祖手中重生而有著雙翼的女孩、與士兵打仗的戰士、讓天鵝帶領一起飛翔的孤獨俠士,以及虔誠的朝聖者……等等。
    回想起來也挺有意思,怎麼我所感覺到的,大多都是古時候的情境?而且,不少次在有民族性、宗教性、戰鬥性的音樂元素當中,俠士、朝聖者與佛祖的畫面就會隱約出現。而,在這一次長達兩小時的呼吸體驗裡,亞輝剛好在前面開頭的幾首曲子中,放入有民族、宗教味道的旋律。一樣的,我看見了佛祖、孤獨的俠士,但不同的是,我也看到與以往不同的影像……
 
    透過密集頻率的深呼吸,我的手、腳、身體開始有明顯的刺麻感,也就是所謂的「能量」在跑了。在幾首帶有宗教味道的旋律帶領下,我意識清楚,很自然的雙手開始揮舞著,比畫的樣子好像在進行什麼儀式般。慢慢……慢慢的剛才還在比畫的雙手回到我的雙眼前,開始在臉上輕撫著,我好奇想著:「這是我在虔誠膜拜,治療我的眼睛嗎?」   
正當這個儀式進行了一回,音樂隨即變換成蒼茫的女聲。在這段音樂中,我的嘴巴跟著那女聲一起清唱起我聽不懂的文字。漸漸的,我覺得這是位尼姑在唱歌,而側著身正在唱歌的尼姑,應該就是我自己!她唱出一種很悲愴而堅決的心情……以往當聽到這樣的聲音時,心裡不免感到萬般淒涼,然而,在那當下我卻能跟著一起念唱著,卻能感同身受,沒有感到一絲害怕與淒涼。
 
淒涼的女聲漸漸消失,氣勢宏偉的男聲接著出現!這個肅穆的氛圍,讓我感覺到,自己是個西藏的喇嘛,面對一座高山無怨無悔的膜拜著。接著畫面就變成,一尊巨大的佛像出現在高山前,對著正在膜拜的我,灑下一道猶如螢火蟲亮光般的金黃光團,感覺好像是在為我治療什麼似的……
這一切,似乎很戲劇化,更一度讓我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連續劇看太多了?!才會想像出這些天方夜譚的畫面……更別提在其中一段音樂中,我看見自己是個女皇,也就是像唐朝女皇武則天一樣的裝扮!上朝時,一個人也沒有,只有我自己,我想可能是我太兇了吧,或者人都被我給幹掉了!所以朝廷的臣相們沒有一個敢來上班了吧!苦笑……
 
後來,音樂切換到了國語歌曲,其中一首張雨生的「我期待」,第一句歌詞唱著:「我期待,有一天我會回來。」感傷流淚的我,腦海馬上浮現,三年前一段不捨的情感別離,重複播放著我與他在西門町捷運站第一次相遇的畫面。當時的我,與朋友先約在西門町會合,再一同去別處聚會,但不知怎的朋友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我心想:「該不會要被放鴿子了吧?」等了半小時,視力很不好的我,則隱約看見一位戴著眼鏡、穿著無袖白上衣、下半身牛仔褲半筒鞋,略帶頹廢模樣的男人向我走來。
「請問你是海泙嗎?」他似乎很溫柔的問著。
「是啊……」我跩跩的語氣回答他的詢問。
「我是XXX,我來載你的。」他表明,原本要來接我的人,手機關機聯絡不上,怕我被放鴿子了,所以便來接我。
「你怎知道我是誰?」我很好奇的問。
「我一下車看過來,就想那應該就是妳!」他用賭定的語氣說著。
第一次不經意的相見,他賭定的語氣也許只是平常的回答,但對我來說,卻感受到一種被重視的重要。
當他轉身,準備要過去騎車時,在他身後的我,在很迅速的三秒鐘裡,偷偷的把他從頭到腳掃瞄一次。因為我知道,我是喜歡他的……原來這就是一見鍾情的感覺!
也許,是因為最近特別思念他,所以這樣的畫面一再出現。忘不了,那時剛下班的他,身上還帶著工作後的汗臭味;忘不了,那天他第一次送我回家,因為紅燈左轉而被開了一張三百塊罰單;忘不了,曾經和他一起哭一起笑的模樣;也忘不了……他悄悄的離我而去,不敢跟我說聲再見的煎熬心情。如今,再次相見之時,我和他像是朋友、像是家人,也在我心裡留了一個位置給他,祝福他。
 
 *
 
兩小時的呼吸體驗結束後,心情頗放鬆愉悅。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本以為,我那掛病號的膀胱,會在呼吸體驗的中途抗議想要跑廁所,但它似乎變得強壯了,神奇而順利的讓我參與完全程!
這就是為何我期待每半年的兩天一夜閉關原因。可以躺在空曠的空間聽音樂;一邊放鬆、一邊休息、一邊讓旋律帶自己到另一個意境去探險,有時還會得到意想不到的禮物呢。
 
操了一整天,大家似乎都累了!不過對於剛才呼吸體驗所見到的一切,還是讓幾個朋友覺得意猶未盡。其實,我也很想就這樣不醒來,留在那個如幻似真的空間裡繼續作夢。只是曲終人散,還是要回到現實的世界,我想我也該去上個廁所了!不然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帶著不捨的心情,默默收拾第一天的激動與陶醉,與月亮說晚安。
 
 
昨晚一覺到天亮,第二天早早七點多醒來,看著時間似乎還早,繼續在床上賴了一回。「今天會體驗什麼呢?」躺在床上翻來想去,似乎在期待稍後九點鐘要開始玩的把戲。
早餐吃了兩碗粥,很滿足的步行到活動地點。「哇,今天天氣好好……真舒服。」看著室外的晴空,還有吃了兩碗粥,加上晚上睡得不錯,我整個人神采奕奕舒服極了!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再次回到一個人的世界,努力收拾破滅的殘局,一切好似一場夢。夜裡曾好幾回問自己:「為什麼不挽回呢?他只是因為自我否定而害怕未來,並不是因為不愛而分手呀!」雖然想爭取,但既然協議分手不就是要尊重對方的選擇?即使很難過很不捨,不就是該自理嗎?即使如此想了,我的沮喪與挫折、理智與情緒仍然沒有得到釋懷,身體狀況也一再提醒自己,再這樣下去會撐不住的!
其實自己心裡很明白,已經沒有勇氣面對、接受他離去的事實,無奈他可以不懂事故天真的對我說:「我們以後還可以是好朋友。」只因我是個不用人擔心,無敵堅強的女人。
 
一天夜裡,我突然問自己:「還在氣嗎?還在氣自己嗎?!」呵,這句話真是一針見血了。原來,我的難過與氣憤通通回到自己身上,因為實在不想承認,自己挑了一個沒大腦的男人,所幸選擇責難他與自責來掩蓋傷痛。
然而,不爭的事實,我就是深愛他天真又傻氣的模樣不是?因為那一面也正是自己最真實、最自在、最欣賞、最沒有負擔、最快樂的樣子;常常自己不也是很天真、傻傻的、不愛複雜的思考、說話懶得經過大腦的人嗎?!……突然間,我笑了,感動自己終於與他同在!對他的責難與自我的批判不見了,溫暖疼惜著自己。
原來,我是個不允許聽見「愛」對自己否定的人,只因我害怕、怕沒有人要、沒有依靠、怕看不見明天,原來我是如此需要愛。
 
在這段感情裡,我看見愛的無限可能,還有生命的勇敢與脆弱;謝謝你給我愛,謝謝你帶著勇氣來愛、謝謝你讓我看見自己的恐懼、謝謝你給我的挫折、謝謝你的天真、謝謝你讓我懂得什麼是同在、謝謝你選擇開始愛自己。
在愛裡,我又開了一扇窗,窗外有藍天、大樹、小河、白雲、鳥兒,陪伴我繼續耕耘自己的內在風景。我愛著自己,也學著如何去愛。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6/07/01深夜03:02 起筆

           現在的感覺,是疲憊而失落的……
最近短短幾個月,自己在感情、工作的情緒上波動不少,覺察途中實在讓人焦慮、難耐又沮喪,卻在每每被痛苦折磨之候「真實的我」又滿懷著甘甜的滋味,轉身給虛弱的內在小孩(小我)一個擁抱。呵,痛並快樂,心裡彷彿被開了幾次大刀般還在恢復中,五味雜陳的感受無語形容,然而在眼眶打轉的淚水告訴我:「我好心疼自己啊!」
 
記憶中,每一年我似乎都會有個禮物送給自己,今年亦不例外。網站設計SOHO做了快五年,近來內心想給自己一個歸屬感與定位的念頭越漸強烈,考慮許久,終於下決心為自己註冊了生平第一個工作室行號。這個念頭早在一年前已開始醞釀。也許,是因為三十而立的間接影響,或可更貼切的說:「我要像全世界宣告我長大了!」沒想過,自己也會有這一天;一個平時不太積極賺錢又抗拒太忙碌生活的人,卻弄個所謂的事業來「搞」自己。
在這份禮物的背後,其實一直有個力量在推著,那就是「害怕被否定與誤解」。害怕被否定與誤解,一直是跟在我身後的課題,但這層面是三年前才開始覺察到的。常常,每當感應到一個負面情緒,活生生的自己就是會在害怕被否定的情境中,上演一齣不願人知的內心戲。彷彿是個外表勇敢但內心卻忐忑不安的孩子,帶著「內化」已久的批判,闖蕩生命每一天。
 
回到六歲的碼頭,愛自己
要享受一顆甜美的果實,等待時間是漫長、堅定又失落的。縱然,害怕被否定的聲音一直存在著,卻也莫名讓我開始懂得疼愛自己。可是到底什麼是愛自己?又該如何愛?我實在沒有答案,只知要多在乎自己,多疼惜自己一些。
不久前,偶然覺察到,為什麼我每次就是要讓自己那麼勇敢,為什麼一定要懂事?為什麼要獨立?為什麼我對人的關心總要愛在心裡口難開?
記憶依然清晰,在六歲那年,母親送我去上幼稚園,第一次來到陌生環境,對當時還是小朋友的我來說是害怕的,加上天生視力就差,陌生的人事物更加令我不安。本來以為母親會陪我適應環境之後才離開,可是怎麼也沒想到她送我到學校之候轉身就走了,我害怕極了!邊哭邊喊「媽媽…媽媽…」但母親一個頭也不回。就從那一刻起,那個畫面開始,我告訴自己「妳要勇敢、要堅強、要獨立、要長大、不可以吵鬧、靠自己、即使害怕也要想辦法去克服。」
 
今年已三十的我帶著六歲的記憶,回頭過往歷歷,鼻頭一陣酸的難過。心裡想著,當時母親難道不知她的孩子有多無助又害怕嗎?為什麼不回頭看我一眼?媽媽我需要妳啊,妳是不是不喜歡我?!許多疑問至今仍在我心頭打轉。直到有次,與一位朋友相約外出攝影,看著他天真又雀躍的追逐鏡頭下的美景,但不知怎的,卻莫名對他一直有脾氣的「碎碎唸」,這感覺連自己都不解;人家開開心心拍東西而我在生啥氣?又為何嫌東嫌西?管太多了吧……我一邊自責又好奇的反問自己。
原來,我變成「我媽了」!會對朋友一直產生情緒的背後其實是滿滿的關心與心疼。因他先天聽障不便,性情天真,自己擔心他在外會吃虧被欺負,不自覺化身成當年的母親以「嚴厲、生氣、指責、否定」來詮釋對他的關心;將母親對待自己的經驗也投射在他身上,希望他能更獨立勇敢並懂得人情世故,認為這樣對他是最好的。
 
沒想到,當時母親的良苦用心,如今成為支持一個孩子勇敢走下去的生命碼頭。忽然,我與母親「同在」了也與我的朋友同在了,深切感受到當時母親轉身離開那刻起,她的內心是多麼不捨、心疼、煎熬與無奈,為了讓孩子能學會照顧自己不一直依賴,所以選擇離開。
遇見母親當時的煎熬與存在自己心底的害怕牢牢扣在一起時,我的六歲天空撥雲見日,灑下的暖暖陽光緊緊依偎著肩膀。原來,母親的冷漠並不是要否決我、不支持我、不懂得鼓勵我,而是擔心孩子會受傷,直至今仍可看見她,既期待孩子去成長,又怕孩子受了傷的為人母心情。
 
愛的力量從來沒有停止過,回過頭伸出手,我給六歲時的自己一個擁抱,記憶的軌跡變得如此遼闊清晰。翻閱這陣子的心情,痛苦悲傷並進,分秒培養一個「小孩子」的能耐;每次的考驗都必須傷透腦筋回頭問自己「妳還可以嗎?還有多少能耐?剩下多少力氣?」當下之際,我想我會回頭對自己說:「不急於尋求一個答案了,先回來疼愛自己吧!」
 
我要認同,還是愛?
當學會愛自己,考驗就跟著來挑戰了。這次自己徹底屈服在感情的挫折與沮喪當中……
與他相識,我認為是冥冥中安排的!二〇〇四年底,因緣際會我上報分享自己罕見疾病的歷程,意外得到許多病友迴響,而他也是病友之一。身為病友團體的發起人,我進而有機會整合各界所提供的醫療資源。當時的他,因心臟已有一些狀況,輾轉透過我的協助,決定準備心臟手術。
千載難逢的緣分,病友們的心心相惜,大家決定一同到醫院探視即將動刀的他。二〇〇五年三月五日,我和他,兩個不同世界的人,有著同樣疾病,在醫院相遇!
 
除了對外婆過世時的不捨與心疼,至今,不曾強烈感受過「自己愛的人」生命可能在自己身邊逝去的恐懼與害怕。
等待開刀的日子是如此煎熬,動刀前一晚,我和他在電話裡長談許久,彷彿這是最後一次的交談。倘若,生命將一去不回,你會為自己做什麼?
「妳願意和我在一起嗎?」他提起勇氣,帶著緊張而真摯的語氣表達對我的心意。
「嗯……我也很欣賞你!」我帶著忐忑心情,拉開平靜已久的愛,對自己坦承,放開心去把握這當下的緣分,好好去愛吧!
突如其來的表白並不讓人意外,反而多了份默契。
 
開刀那天我不便到醫院,一早他進入手術房那刻起,我整個人是處在很害怕的狀態;好害怕再也看不見他,好怕接受恐懼的事實,心裡有好多話想對他說,好怕他再也聽不見我的分享……好煎熬啊!第一次,我強烈感受到自己很害怕那熟悉而溫暖可依靠的聲音,可能從此消逝在自己生命中,聽天由命的未知,彷彿我的世界也將來到最後一天。屏氣凝神,就快窒息,想也不敢想的等待現實來臨。
 
在垂死掙扎的當下,在重生的剎那,我還可以做什麼?原來我也是如此恐懼著?
 
「妳放心,我很好,我還活著…不要擔心……」接到他報平安的電話,聲音虛弱卻帶著欣喜。歷經六小時,手術過程很順利的提前結束。剎時,我心裡的害怕、恐懼終於如釋重負,心裡只想著,能活著回來真好!
是一份同病相憐的關愛,也是相知相惜的牽引,我和他帶著莫名的堅定與認同,來到彼此的內心世界,不顧一切,勇往直前。
 
出院後,他在家修養了近一年,這段時光我們相知、相惜、相愛,刻畫理想與築夢,一起創造快樂。但同時也因為他家人的反對,我們一直進行著「要認同」的對抗。
 
「我媽覺得我們都是馬凡氏症患者,所以不希望我們在一起,因為她覺得妳視力差沒有能力可以照顧我……」心情沮喪的他,告訴我這陣子他與母親尋求支持的經過。
這樣的否定已不是第一次,然而,聽在我耳裡,立即變成一把鋒利的刀刺向自己;心裡沮喪想著:「怎麼談個感情要如此複雜,這不是兩個人的事嗎?為何要干涉?為什麼有同樣的病就不可以在一起?同樣不完美的兩人在一起不是很好嗎?」
種種被否定的事實,讓情緒再也壓抑不住的對他咆哮:「拜託,為何你媽要把自己對情感的不信任投射在我們身上、她不是說希望你長大卻又一直干涉你、什麼叫做我視力差就沒能力照顧你、該學會照顧你的人是你自己不是我、你自己不會用腦袋判斷一下嗎?幹嘛老是一直去跟你家人要認同,你不會看時機嗎?明明沒什麼事每次你都會搞得一團混亂與被誤解、搞啥?大人真是好奇怪!」在一陣怪天怪地之後,情緒消沈了下來,心裡除了難過,只想好好大哭一場。
 
到底是他需要認同,還是我更渴望被認同?而我要的只是「被認同」還是「愛」?我似乎將他母親的關心與評語,投射成自己在童年時期,討厭被大人否定、渴望有大人鼓勵的期待中。當自己越期待受到肯定與讚美,卻又不如預期得到那份禮物時,內在那個六歲就已堅強的自己,只好選擇默默消受,回家療傷。
 
我對抗,我氣憤是為了愛?還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陰影?真的是愛他?我不知所措……
 
經過無數次的挑戰,他的母親從反對到願意試著接受我們的交往;常常我會好奇問他:「你媽今天有說什麼嗎?」只要能感受到一滴滴被肯定的感覺,都讓我像小朋友吃到甜滋滋的棒棒糖一樣,甜蜜又開心。
本來,以為只要我們夠堅持、夠堅定、夠努力,我和他建構的美夢就能順利達成,想不到好景不長,一關過了,下一關挑戰又來了。
 
在家修養近一年,對一個已經三十歲的男人來說,每天閒晃沒事做、又覺得自己拖累家人、母親身體不好需人照顧、家裡又沒錢,種種現實打擊著他的自信與信念,雖然活了下來,卻彷彿生不如死。
心臟開刀後他領了殘障手冊,一些補助為家裡暫時減輕負擔,但在他心裡卻是一個很大的標籤與自卑感。
「領有殘障手冊不知別人會怎看我、我一直在思考要做什麼工作、我該往哪個方向去?」他無力的說著。
對未來的生存恐懼與害怕,不知下一步該如何走的他,已經依賴在家好幾個月,看了實在很讓人心疼。我一路陪伴,雖然很想幫他,但心裡卻明白,這一次是讓他該去學習怎麼獨立,對自己負責的好機會,如果我還是一直選擇在照顧他、要救他,那麼最後他所擁有的只不過是「多了一位媽媽在照顧他」。
我和他,在彼此身上找到溫暖找到愛,但……原來我們更渴望的其實是要被認同。在歷經家人的反對、自我否定、從小的不安全感、原生家庭課題,縱使有著許多的無助而無奈,他依舊一直努力希望自己能夠面面俱到,讓身邊每個人都可以得到滿意的答案,認同他的選擇。然而,到底需要多少的肯定才算是被認同呢?
 
終於有一天,他告訴我:「我們分手吧!我突然覺得妳似乎不是我要的,我們都是馬凡患者我不知道跟你能走多久,我……我好怕妳會瞎掉,我沒有能力照顧妳、時間越久我的家人似乎越無法接受妳、當初我媽說的也許是對的、我們以後還可以是很好的朋友……」這些讓人錯愕的話,重重的把我從天堂打下地獄,我無法接受,也想不到他會有這樣的念頭。呵……夠了!這些話為什麼會是他說的?!我心痛吶喊著:「為什麼要選擇放棄我?為什麼你可以忍心丟下我?如果彼此還愛著有什麼困難不能解決的?不是說如果失去我你會傷痛萬分嗎?」
這莫大的否定讓我無語問蒼天,當初那個要讚美、要糖吃、要鼓勵、要被肯定的六歲內在小孩也殘忍的對我說:「他不要你了!他就是否定你了!」但是憑什麼否定我?任何人都可以否定我,就只有他不可以!
 
彷彿,他醒了,而我還在自己的美夢當中,一切的努力與耕耘全都沒了!這一次,不用別人的肯定與否定,一年多的感情,我們自己選擇劃下休止符……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在網路上閒晃,無意間看到歌手陳奕迅的一首國語歌「聖誕結」Video(粵語版歌名Lonely Christmas),這是個現場演唱會實況,他受邀擔任神秘嘉賓,為當天剛好生日的女主角獻唱這首歌,能收到這個很特別的生日禮物,令女主角很感動。因為影片的畫質與音質已被壓縮過,所以聲音不是很清楚,且唱到一句歌詞時還有點走音了,耳朵很挑剔的我卻選擇不在意,反而覺得在舞台上活繃亂跳,像隻猴子模樣的他很可愛。我的目光與心思早已被那深情獻唱的氛圍給吸引住。看著畫面,我心裡不由自主開始想像,如果有個男人,可以在自己今年過三十歲生日那天獻唱一首情歌,那是多麼浪漫與溫暖的感覺呢?低沈、些許沙啞、帶點磁性的聲音,總會讓我感到著迷,有種正處於戀愛與被疼惜的感覺。有時會好奇反問自己,如果男人的聲音與長相讓我選,我較無法適應的,應該是「很不男人」的音調吧。
但朋友笑說:「如果對方聲音很好聽,但是長相很抱歉呢?」我認真回說:「這我就無解了!這要當場「瞧瞧」才知道耶,因為有的人雖然長得不帥,可是醜得很有形、很有性格啊!」呵……這樣的回答,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自己很天真,但那也的確是心裡最真實的聲音了。彷彿,感覺對了,白馬王子就會出現在身邊了。
從小,整個環境就灌輸著「做白日夢、愛幻想」是不切實際、不好的。但回想這些年,所有想做的點點滴滴,都因為有個「愛作夢」的特質在背後支持著,所以「心想事成」才能得以實現。有一天,即使已年邁至八十,相信自己那顆愛作夢的赤子之心依舊不變;依然會想像著,在八十歲老少女的生日當天,一樣有位不怕死的男人獻唱情歌給我,重點是他還必須像隻猴子一樣,可愛的活跳跳……哈哈。
 
突然,這樣的一首旋律與聲音,不自覺的勾起我童年許多記憶與靈感。深曾覺察到,在生命中有兩位男人,也曾用他們的歌聲,為我的記憶寫下一段段美好的紀錄。這份影響力,更是不經意蔓延於現在的生活中……
從有記憶以來,對聲音就特別敏感,時常喜歡用「聽」的而不習慣用「看」的。尤其當被阿公、阿嬤碎碎念的時候,我的小耳朵便會特別拉長,聽聽他們在唸些什麼,只要感覺苗頭不對,賊頭賊腦的我,就會趕緊找「方法」化解危機。否則,下場可能就是繼續被唸到耳朵長繭為止。
但,真正造就聽覺與感受力特別敏銳的主因,除從小先天視力差所致之外,應該是那段與爺爺、爸爸的共同生活經驗所耳濡目染的。記得,在北上就讀幼稚園之前,有幾年時間,我與弟弟住在高雄六龜的老家,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每天比賽看誰早起去小池塘抓青蛙、灌蟋蟀、玩泥巴、演布袋戲、打彈珠、跳繩,還外加忙著跟弟弟打架、搞權力爭奪……等等。
而最特別的,就是爺爺教會我唱生平第一首台語民謠「天黑黑」。好幾回我跟著爺爺坐在亭腳下,他很有耐心的一句一句提詞,陪我唱著趣味的歌謠,度過許多悠閒的午後時光。當時,還是個小孩子的我,第一次深刻感應到聲音的魅力是如此讓人愉快,且還能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不過,事情總是一體兩面的。好玩的是,爺爺除了教會他的孫子唱民謠之外,無意間,也讓我們學會了「譙三字經」的本領。好幾回,父親與母親固定南下來看我跟弟弟,但總會眉頭深鎖、被驚嚇著回台北去……
「看!」我一隻腳翹在長板凳上,像個流氓似的,在飯桌前跟弟弟吵嘴對罵。
「啥小啦!」弟弟不甘示弱也回了我一句,證明他也很利害。
「喂!這誰教你們說的……」爸媽傻眼望著我跟弟弟緊張問著。
「跟阿公學的啊!」我跟弟弟異口同聲,馬上出賣了坐在一旁吃午飯的爺爺。
沒辦法,那時爺爺的口頭禪與休閒活動就是「幹譙」,時間一久,聰明又伶俐的我們,怎可能不學起來呢……難怪,很多人會說,大人要說話之前要先看看身邊有沒有小孩子在,別看他們亂跑亂跳,大人們說了什麼好話,他們耳朵可是聽得一清二楚呢!
那段「繞三字經」輸人不輸陣的童年經驗,還有那首哼上幾句就能快樂無比的台語民謠,現在回想起來,也算是爺爺送給我生命的一個特殊音符與加持吧!
 
小時候,除了有爺爺教我唱民謠之外,另一位在我生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男人,則是一位瘦高、帥氣、很喜愛唱歌,時常播放國台語流行歌讓我欣賞的中年男子,而他就是今年已邁入五十四歲的父親。似乎,在我生命裡的男人,在某些生活哲學上,都還蠻懂得情趣與消遣。曾聽大姑姑說,父親在年輕時,可是會拿著吉他自彈自唱的,當時不知有多少女孩「哈著」他咧。
從有記憶以來,我總喜歡聽父親播放不同歌手唱的國台語流行曲。如果沒記錯,在國小一年級時,學會唱的第一首國語歌是林淑蓉的「昨夜星辰」,而台語歌則是尤雅的「等無人」。那時,我像個沒了骨頭的懶人,常常喜愛躺在沙發上,聽著一卷卷的國台語歌,從只會唱一句、一首、直到整卷錄音帶的歌詞被我記下來為止。當時年紀雖小,卻非常會享受閉上眼睛,感受那聲音所帶來的無限想像,以及一幕幕遼闊的風景。原來,我愛作夢的特質,是從那時開始培養的。
雖然,我從沒見過父親彈吉他的模樣,但看著現在已步入中年的他來對照,那個「漂撇」的氣質的確依然存在著。唯一改變的是,當年自彈自唱的吉他,現在已經變成電腦卡拉OK伴唱機了。他把賺來的錢,買了一堆喇叭與歌唱設備,把家裡弄得像賣音響的店,一到週末,就會邀約三五好友來高歌幾曲。這也算是延續他在年少青春時,那份對自己瀟灑的自戀與樂趣吧。
 
好像聽外婆提過,母親在十九歲時就生我了!而且,她跟父親還是先上車後補票的。這情節不盡會讓我聯想到,難不成當年父親就是用唱情歌這招,把當時擁有眾多追求者的母親給追到手的吧?那……我期待著有人能唱情歌給我聽,這該不會是母女連心的默契吧?!
雖然,印象中的母親,比較多時間都是付出在為三餐、照顧孩子的事務上忙碌。但好幾年前,從翻閱她與父親在戀愛時期的老照片看來,真的只有一個感覺……實在像極了瓊瑤那年代的情境。帥氣的老爸摟著清秀的老媽,穿著厚厚長袖衣服,夢幻似的斜躺在海邊的礁石上合影。從照片中可以看出,當時高雄的陽光還蠻大的,但炙熱的烈陽與愛情強大的力量相較,烈陽顯然成了為愛加溫的好助手。無論現在父親與母親生活在一起有多無趣,只要看著那年他們正在熱戀的模樣,無論怎麼看,都覺得超級甜蜜的。愛情……真是萬歲啊!
 
今天,一直重複聽著這首「聖誕結」,意外挖掘出以前不曾記錄過的心情。寫到這裡不禁問自己,這是個什麼動力呢?我想……這是心動的感覺吧。一首不經意而發現的旋律,一段經過壓縮看不太清楚的Video,一幕深情獻唱的畫面,幾句點到心坎裡的歌詞。我對愛的憧憬與陶醉,與這個些許孤寂的週末混合著,而心裡也正期待著,就讓那塵封於內在已久的渴望和心動,徹底啟動……往前奔行吧!
 
 
聖誕結
作詞:何啟弘 作曲:李峻一
我住的城巿從不下雪
記憶卻堆滿冷的感覺
思念的旺季 霓虹掃過喧嘩的街
把快樂趕得好遠
 
落單的戀人最怕過節
只能獨自慶祝儘量喝醉
我愛過的人 沒有一個留在身邊
寂寞它陪我過夜
 
Merry Merry Christmas
Lonely Lonely Christmas
想祝福不知該給誰
愛被我們打了死結
 
Lonely Lonely Christmas
Merry Merry Christmas
寫了卡片能寄給誰
心碎的像街上的紙屑
 
Repeat
 
電話不接 不要被人 發現我整夜都關在房間
狂歡的笑聲 聽來像哀悼的音樂
眼眶的淚 溫熱凍結 望著電視裡的無聊節目
癱在沙發上 變成沒知覺的植物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