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JM World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晚得知寶貝可能會去玩,我整個人不知怎的焦慮了起來,晚上室友克就被我逼著聊到兩點才睡,連隔壁房的阿輝也被我們吵到。就這樣,帶著沒睡好的疲憊身軀,來到第二天的工作坊。

---------------------------------------------


<動物世界>
早上的第一堂課,是陶姐帶的,她要大家隨著自己的感覺挑選一個動物來進行活動。簡單呼吸後,隨著身體的感覺,我身體彷彿愈來愈重,一直往下沉…。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期待已久的工作坊愈接近,我的心情就愈興奮,因為可以暫時拋下工作壓力,好好的感覺自己…。
------------------------------------------------
一開始的天氣報告,我就將這樣興奮的心情及一路上讓自己比較穩的過程和成員們分享,也分享近兩個月來在工作上常常被害怕卡住及從練舞中獲得自我肯定的這段辛苦過程。

聽完了D最近十分低潮的心情分享後,我更意外的發現:原來長達快兩個月,每天睡不好、半夜一直起床小便、報告顯示CD4掉了100,原來是面對工作造成的壓力,底層的「害怕」湧上所致!

而這更讓我回想起和阿輝一對一,最後我靠著保護膜才能暫時不讓自己的害怕在現實生活中表現出來,導致受傷的過程。

可是,我知道在我心裡面,我的底層究竟還是在害怕,而這也成了我此次工作坊所要看的。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天讀書會,我向大家承認了「不接受自己生病」這件事。

我覺得好氣,好氣自己怎麼這麼沒用,身體這麼差,才剛開學一點壓力就生病…。我在大家面前哭了,真的很難過…。

也就是在阿輝這麼直接的射箭下,我再也無法防衛,任由眼淚直流,一邊思索著阿輝的話,然後,我打從心底真正的接受了:現階段,我就是不愛自己啊!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8下午的讀書會,又因為莫名奇妙的以為L和亞輝在指責我,我完全卡住了!亞輝再一次語氣堅定的指出這樣會讓他很受傷、生氣,我就感到更加倍的被指責,就更害怕、無助。很想大叫、大哭,然後跑開。但又用理智壓抑下來,告訴自己不可以哭、要堅強。

現在寫文章的這個當下,我完全清楚了,這種感覺像前一篇文章中提到的青少年時期躲在房間內生悶氣或痛哭是一樣的。

「我的心真的好痛!」

在回想到工作坊中,被亞輝戳到自己的討愛模式後,就莫名投射權威形象的指責,接著產生生氣,然後卡住、自責(因為自己的教條是認為這樣不對、不可以對權威者生氣)的這個模式後我竟意外的發現到,原來討愛和生悶氣的這兩種自己,背後竟然是相通的。

也就是說,我習以為常的討愛或生悶氣不說話的這兩種模式,是由於小時候(尤其在青少年時期)每每想要和父親親近,就會被認為是不尊重、無禮,然後被大罵,所以才造成我日後特別容易向別人討愛;有時候則是討愛不成,反而被指責,所以就以生悶氣不說話的方式來控制對方,甚至會希望他為對我指責來認錯!

這個覺察讓我此刻感覺相當興奮,我更加了解自己了,也愈來愈清楚為什麼感覺到被質疑後,就會莫名的卡住,以及這背後的情緒碼頭。往後的讀書會,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會主動要求好好處理這情緒。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週日讀書會選在F的私宅,在紅樹林捷運站附近,我可是第一個準時抵達的,沒想到雨勢愈來愈大,我前一天在小熊村的烏鴉嘴還果真靈驗,呵!有趣的是,看著F和讀書會聯絡人事前溝通上出狀況所導致的交通聯繫問題,我心裡想:F,你真是的,又來了!

到了F家後,才知道F沒有CD音響,說真的,第一次靜心沒有背景音樂還真的覺得很不習慣,所以那時候的確有點生氣,為什麼沒有事先講好!不過阿輝還是帶領了大家做了比較簡單的靜心,我也稍稍放下了這個不快。

一如往常我們開始心情分享,我又是那個迫不及待的第一位發言者,這次我很想和大家分享我交男朋友、戀愛的心情。

在這將近一年的單身生活過程中,我真的很開心我能有如此大的轉變,在生活中,我終於有力量的想要選擇自己想過的生活,而不再這麼的焦慮、害怕一個人,也在遇到了現任這位Mr. Right後,我們許下承諾要在一起,我感覺到和一年前的我完全不同,因為「這段關係是我想要的」、「我想去經歷一段長久穩定的感情生活」。我很清楚知道這一次,感覺才是真正的戀愛,寶貝甚至問我:「所以我根本就是你的初戀吧?」我笑著說:「是啊!」

在和成員分享自己感情上產生這樣轉變的心情,講著講著,似乎像在獨白,我活在自己開心的世界裡。在阿輝提醒下,我發現到原來講這段自己有力量想去經營的感情事件其實背後是想和大家更靠近,阿輝遂邀請成員對我做回饋…。

L果真是個狠腳色,立刻點中了我背後的意圖—是啊!在這段感情裡,我想得到你們的支持、鼓勵和陪伴;另一位成員X指出了我總是相當勇敢的去挖掘自己,並向大家分享。看著她的眼睛,我感覺到他對我表達欣賞,我心疼自己的感覺跑出來了:是啊!這就是我,我努力的自我成長,想在這俗世生活中找尋自己想要的路程,每一段都是奇幻旅程,有陽光溫暖照耀、有大雨滂沱、也有烏雲罩頂,在X對我回饋完後,那股心疼自己的力量真是讓我感動不已!

回到當下,L點出了我的意圖,但不知為何,想靠近大家、得到大家的支持與鼓勵感覺上背後「應該是」要有一種感動的情緒,我卻卡住!就坐在那裡不知所措!身體語言又再一次的透過阿輝的提醒而去覺察到:還是「害怕」、害怕親密。

在整個情境陷入一段沉默之後,我心底冒出了一個聲音,我直接向大家表達出來了:「其實,我不想要你們的支持和陪伴,現在這種感覺就像是,讓我獨自一人坐在這裡就好了,你們不要管我!」

寫文章的這個當下,這個感覺仍然相當深刻,記得阿輝當時對我做的回應:「先跳出自責的模式,疼惜自己,不然就又會回到那個自恨的循環裡去了。」我心裡還是那個聲音: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好難,我好害怕這種感覺,又怎能給自己力量去疼惜自己呢!

不過此刻當我回顧整個過程後,我意外的發現到,就像我前面兩段中覺察到的:想靠近大家、得到大家的支持與鼓勵感覺上背後「應該是」要有一種感動的情緒。於是,我懂了!原來我一直又落入那個理想我當中,連想得到大家的支持這背後的感覺都「應該是」要感動、要能真的和大家靠近,可是既然我的現況就是處在「害怕親密」,那我為何不先安然的接受自己就是處在這情況中呢!

原來就是這個理想我—應該要怎樣,讓我自己又落入了自責裡。真是一個重大的發現,我將學著接受現況,真正的給自己疼惜。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週讀書會向大家分享了死亡這個夢境帶給我的覺察以及滋長的一些自我疼惜力量,卻在與成員的互動中,經由阿輝的提醒,意外的看到自己習慣性拒絕別人關心模式的背後,竟隱藏了一個更深的感覺…。

分享自己再一次看到害怕死亡時,疼惜自己的眼淚不禁流下,阿輝向大家詢問在此情境有何感受,某成員F對我分享著自己以前曾走過的路以及感覺,但有些不同,所以打不入我的心,我又急著解釋我的情況是怎樣怎樣,卻又忘了在F的分享背後其實只是想關心我,經由阿輝提醒之下,我再一次覺察到自己習慣性拒絕別人關心的模式,然後阿輝請F向我試著表達他由衷的關心,眼睛要對著眼睛,我很快的就看著他,但他卻閃躲了,並且非常難為情的表示不習慣。就我平常對F的認識與了解,其實我自己對他常在讀書會裡表露出的過人聰明有一種情緒,就是不以為然(生氣)!特別是在之前東區某一次讀書會時他對我說了一句話,我把那句話解讀為他對我的瞧不起,所以撿起那把刀來刺自己之後,這種感覺就一直存在了—對他,我心裡一直有一種聲音:「有什麼了不起啊!」

也因此在那個當下,我看到F的不習慣直接說出關心的防衛出現之後,我生氣的情緒就直接出現了,同時又夾雜著害怕。第一,生氣為什麼不在這個好機會讓我們彼此更加靠近;第二,害怕則是來自於對於他這樣強勢的外顯行為(聰明),沒自信的我就跑出來了,然後藉由害怕來逃避去承擔此時此刻兩人都退縮、不想親近的責任(這樣就不會是我的錯了!)

第三,那個兩人都退縮的當下,我甚至更直接的感覺到,我害怕親密—我總是急著解釋背後是習慣性拒絕別人關心的模式,在這模式的背後竟然是我「害怕親密關係」!

現在回憶起來,當時這股感覺真的十分強烈,反映在我的生活中,我現在愈來愈能覺察到了—與同事、朋友、家人間的對話,我常常如此;感情的模式也是如此,遇到喜歡的對象往往只敢把這種感覺藏心裡,真的要我去向他表達我做不到,因為會非常的害怕:擔心自己外在條件不好、怕自己得不到、怕自己沒那個本錢、怕自己其實根本就還沒開始愛自己…。

不過,我仍要給自己一個掌聲,因為在跟F卡住的那個時刻,我覺察到了原來是害怕親密,我的確想給自己一個練習的機會去試試看了,雖然又講的no feel,好像又只是在完成阿輝所交代的、只是當個乖學生去達到老師的要求,但我還是很開心自己勇敢的去做這樣的練習。理智上,我也真的相信,一定是可以經由「練習」分享親密,而回過頭來滋長自我力量。

所以,我很開心,也替自己感到驕傲,自己有了這樣的覺察。而之後一定有更多這樣的「練習」機會,期望自己能在這之中逐漸敲碎害怕親密這堵牆。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清明節回家時,和母親又有了一段不是很愉快的對話。

當時,也不知道怎麼了,只覺得想要好好溝通,其實我知道我心裡又急又氣。怎會這樣呢?為什麼母親一句「對啦!你的事情最重要,你朋友永遠都比家人重要!」會讓我聽起來這麼刺耳、讓我這麼氣?

想好好冷靜思考該如何回應,卻一點辦法也沒有,我知道我完全卡住了…。

透過讀書會的呼吸,我慢慢發現到這是自從大三出道當同志之後,累積而成的「疏離感」。本來是個沒見過世面的學生、很單純的孩子,我和媽媽可以聊很多事情,學校阿、老師阿、同學阿…之類的,出道後發生過一次被嚴重懷疑的事件後,我完全退縮了,根本不敢在家人面前承認自己是同志,因為當時父親的反對態度令我十分害怕!這幅畫面至今我仍記憶猶新。本來很天真的以為:就是因為這樣吧,即便我再怎麼想要出櫃,卻是如此的害怕、一點勇氣也沒有。

沒想到,是因為我還在找尋自我認同…。

甚至,我根本就還沒認定自己是「同志」。

回想起來,出道沒多久,接觸了一種可以用很不愛自己的方式來玩生活、享樂,我以為這樣可以讓自己得到真正的快樂,其實,除了這是我習慣性、甚至喜歡使用不愛自己的方式,但就另一種層面來說,我在找尋一段關係、自我認同。

上健身房努力練身體,自以為很簡單的理由:我就是喜歡把自己練成這樣,因為我喜歡這一型的身材阿!然而,只要幾天沒去健身房,我就會覺得受不了、很想趕快去鍛鍊一下,其實更深的去看,我是想要讓眼睛吃冰淇淋,因為那邊都是我的菜,「喔!原來我上健身房一直也是在找認同。」

到了去年認識阿輝、加入讀書會、接觸露德、參加新生命團體,我能說我沒有對「喜歡的型」的期待嗎?「不可能!我有期待,真的想看看會不會有自己的菜。」我竟然在這些事件上,很不自知的找尋自我認同…。

甚至到了今年參加同志熱線電話義工培訓、決定要幫忙帶新朋友支持團體,理智上我真的想要開始幫助別人了,朋友問:「那為什麼想要選擇跟同志有關的呢?」「因為我是gay阿,如果可以為這個圈子做一點事情,我會覺得很高興。」哈!理智上這的確是我想做的事,100%正確,但是當我深入一點去覺察,每週一四上班時就會很期待今天晚上可以去熱線機構上課,然後很開心、興奮,原來這是因為我可以在這個機構找自我認同,也就是把自己丟進去一個都是「自己人」的環境裡,難怪我會這麼高興的期待。

不過想想,我就是想要這樣身體力行吧!正因為我是個找尋自我認同的孩子,我在慢慢的找回自己的力量,so…let it go…,就算今天還不敢出櫃又怎樣,哈!

我知道我打從心底真的很愛我的父母,我很清楚,「我想跟他們靠近」的心願是絕對不變的…。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週五突如其來的腸胃炎以及發燒,讓我情緒整個低到谷底,那種恨自己的情緒十分強烈…常常一個人的時候,特別容易如此。難道想要快樂真的有這麼難嗎?當晚,雖然是發燒,身體很累,卻睡的不好。

到了下午,很難跟自己相處的我,耐不住寂寞,跑去和朋友打撞球,結果發燒好像愈來愈嚴重,吃了藥也只有短暫作用。晚上讀書會,本來想說請假算了,不過還是逼自己去當乖孩子…。

一開始的靜心才過不了多久,我馬上就睡著了,但是低落的情緒卻一直持續不散,心情報告才一開始我就急著想說出來,透過阿輝提醒,我知道我一直以來都清楚的行為模式—又開始拿起刀戳自己,最好把自己弄得很傷,然後自憐,這樣悲苦的我才習慣!

但是,這樣的習慣模式卻讓我怎麼也快樂不起來,我只好擺爛,讓自己的情緒陷進去。於是,心底突如其然冒出的一句話就在這擺爛的當下湧上,面對還有其他成員,霎時間我曾猶豫了幾秒,看著其他人關注的眼神,我還是決定勇敢說出來:「真的很想死掉算了!」

當時的我坐在椅子上那副擺爛,接著說出這句話的樣子,這幅畫面至今我仍然印象深刻。

於是阿輝問我:「你說這些是需要我們的幫助嗎?」我的防衛此刻非常強烈:「我不需要!最好都不要有人理我。」「你的意思是說讓我們不要管你,放你自己一個人在那邊囉?」「嗯,就是這樣。」大家這時都無言了。

沉默的當下,我逐漸湧上一股按耐不住的情緒:「其實我很需要幫助…這樣一個人焦慮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過的真的好累。」我邊講邊哭,像孩子似的難過不已,卻同時又心疼自己把自己卡住的這個模式。

但是雖然十分無助,卻不再像將近一年前剛參加讀書會的我,哭的很自憐、哭的很想躲起來,我沒有把頭垂下去,我哭的勇敢多了。

而這一次的覺察我也才發現,為什麼會生病?這件事正好就是在提醒我:原來我也有想死的念頭。使我更加相信:生病只是一個出口,是身體在告訴我—原來我想死。只是這個議題太沉重、太被我們的社會給遺棄不看,大家都害怕,所以自小以來就在理智上認為這是一件不敢談的事。今天勇敢的說出來,並承認自己其實也需要幫助,至少感覺不再這麼ㄍㄧㄥ了。

「想要去玩就去玩,自己選擇之後,做了決定就不要再拿那把道德的刀來刺自己」,這句話第一次聽到、理智上理解了大概是去年底的事吧,一直到這天,我才終於聽進去了,真正的聽進去了。我才可以感受到:好!不要再戳自己。

讀書會完,說也奇怪,發燒與身體不適的感覺竟一掃而空。本來就有朋友邀約去舞廳玩,在讀書會前我就做了決定:如果身體還是很不舒服就回家休息,狀況好的話就去。要是以前的我,如果決定是去,我一定會開始懷疑這樣對嗎,慢慢的又討厭起自己為什麼要這樣,會一邊玩一邊自責,結束一個人回家後那空虛、焦慮的情緒會更加強烈;如果不去,心裡面又會覺得,明明這次放假就是想要去玩,結果又因為不舒服而回家,然後愈想愈氣,又會開始想找人。

前兩段寫「這句話聽進去」的意思是這個考驗我通過了—那天在方和朋友玩得十分開心,也不再像以往一樣自責。這要回到因為我本來就決定「如果身體狀況好」就可以去,就好好去玩、好好抒解平時上班的壓力,這是我現在想要的生活方式,而當天後來身體也感覺好很多,所以就決定去,有一種enjoy my life的感覺!

當天其實還有幾個有趣的互動。讀書會某成員在我擺爛時問我:「你會覺得孤單嗎?」這句話完全打不到我,我向他解釋我的處境是:都不要有任何人來關心我,這種感覺並不覺得是我很孤單需要有人陪,而是想要一個人這樣恨自己下去,最好都讓我自己這樣下去吧;然後另一個成員為了想給我一些安慰,方式卻又參雜著自己害怕的情緒,想關心,但這樣較沒力量的方式卻反而成了一種阻礙。

成員們各自反應著自己的狀況以及在當下的情緒、我急著解釋的背後卻又是我另一種習慣拒絕別人關心的模式,真有趣!於是我再一次覺察到自己這模式,和其他成員補說:「嗯!謝謝你的關心。」(啊!早知道自己就該覺察到然後不用說這麼多,表達我的謝意就好)

其他成員講自己的近況也都有些收穫與成長,真是一次有趣又精采的讀書會。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讀書會裡,和大家分享了最近談戀愛的心情。

一開始是很開心的想分享在關係裡,看到自己的成長—自己比較穩了,不會這麼容易就「沒有自己」。接著和大家分享做了兩個關於害怕的夢—對方不要我了!夢裡他就真的不要我了,我十分害怕又無力,重點是,這和我一直以來總是覺得沒有人會愛我、沒自信,這很深的議題有極大關聯。(我後來覺得,這才是我潛意識裡想和大家分享的)

在講的同時,亞輝試圖釐清我的感覺,我笑笑的說:「就是害怕阿。」我想都沒想到,這樣微笑的回應方式,竟然是我「拒絕別人關心」的一大武器!被亞輝點醒後,我收起微笑,試著深呼吸—沒有錯!我竟然一直都習慣性用這樣的溝通模式來告訴別人:我可以,我還好。這背後竟然是我的防衛機制,關起門來拒絕別人關心。喔,我覺察到了,這是我的防衛模式之一。本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竟然也會這樣拒絕別人關心,透過阿輝幫忙後所覺察到的那個當下,我真的是一陣鼻酸,眼淚在眼框裡打轉。

接下來L向我分享午餐時對我說的那些話,其實是:你這孩子又來了!這次又要維持多久?我看過不了多久你一定會說哪裡不合之類的所以就冷掉了。

這段話像利刃般直接刺穿我的心臟。

對,這就是我最害怕的,這一次會不會又像之前的戀愛一樣;更害怕的是,萬一又再次經歷這樣的輪迴,我又會更加的自責和否定自己—明明想要找個穩定關係,怎麼又搞成這樣。

在L這把利刃丟出後,我直覺害怕上面說的這些,便讓我陷進了自己的模式裡,也因此亞輝在問完L的忌妒感覺,再問我對於L這樣分享有何感受時,我感到全然的困惑、感覺不出任何感覺來。再一次透過亞輝提醒,原來是我又關門了!因為自己陷進去,所以關門了。天殺的!我現在覺察到,原來我可以這麼容易就不活在當下!而我現在更清楚了,亞輝當時所做的,是著眼於團體當中的「此時此刻」,希望把我「拉回到當下」,先跟大家連結,這樣才會真正的幫助到我,而不是讓我用自己習慣性的關門模式來拒絕團體裡其他成員的關心。

真是多麼寶貴的一次讀書會收穫啊!我真正懂了,我這樣的關門模式其實只是會讓自己「陷進去」,沒有將團體成員的關心接受進去,這樣沒有活在當下,反而沒辦法真正幫到自己。收到這項非常棒的禮物,在這個寫文章的時刻,我真的很高興,因為我的覺察更敏銳了,以後就更有機會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去覺察到,然後比較能夠活在當下,回到團體接受大家真誠的關心。

重新回到那個害怕沒有人要我的議題,透過亞輝提醒,我覺察到:因為之前發現不愛自己的行為模式,真正開始想要愛自己,現在遇見這個人,想跳入關係裡,於是害怕的夢境就出現,真的是證明了—在關係裡如何學習愛自己,這個課題其實是很難的。

雖然未來一片茫然無知,但是我會告訴自己我有勇氣,不管這次的路程會邁向怎樣的方向,起碼在過程中,我會努力的去挖掘自我,去體驗、覺察與成長。

真的很感謝今天讀書會裡被我關門所擋掉的成員的關心,也是你們,才讓我有這麼豐富的覺察經驗與收穫。當然更要感謝亞輝的提醒與幫助。呵,今晚應該可以擺脫連日來淺眠所帶來的痛苦了。 

轉貼自http://blog.yam.com/jmworld/article/8063753

mysss4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